三甲服务小说 >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305 我顾书兰行得正坐得端 2更

305 我顾书兰行得正坐得端 2更(1 / 1)

温黎从公寓出来,天空已现繁星,她仰头看了眼初现的星星。

时间过的真快,马上要到清明节了,祭奠亡者追思故人的时候。

宝蓝色的超跑横放在公寓门前,肆无忌惮横行霸道,等在车前的男人看了眼出来的小姑娘。

指尖的猩火熄灭,落在了旁边的垃圾桶内。

温黎没说要保密,鹿闵自然也就该说的都说了,这一整天跟着夫人到处跑,这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看到走过来的小姑娘,男人张开双手,温黎靠过去,双手环住了男人精瘦的腰身。

脸贴在他胸口上,缓解了刚才夜风拍打在脸上的冷冽,能听得到他有力心跳声。

傅禹修收拢臂弯,将人抱在怀里,身子往后半倚靠在车头上。

单腿抵住了车头保险杠的位置,男人手掌在她的背上轻轻摩挲。

“你都知道了?”她开口。

傅禹修点头,下巴在女孩子毛茸茸的头顶轻轻的蹭了蹭。

“嗯……”

她当时之所以下定心追查这件事情,也对傅禹修有很大一部分的顾虑。

在南锦绣去世的这些年,顾书兰或多或少在傅禹修的心里,也有些地位。

可是没想到,从傅芷清的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

“还未确定事情到底是不是和她有关系,一切暂时还不能下定论。”温黎开口道。

暂时还不清楚顾书兰隐藏傅芷清身世的目的何在。

“回傅家看看。”傅禹修搂着人开口。

叶博文已经被关押起来,有了他的说的话,想要追查当年的事情也就并非全无头绪。

温黎坐在副驾驶上,男人俯身将安全带给她系好了。

宝蓝色的超跑往傅家的方向驶去,温黎低头看着苏婧婧发过来的消息。

苏婧婧有一句话说的对,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顾书兰做的。

她懂得利用人心,知道怎么让对方为自己而战,连同被骗了的叶博文都能心甘情愿的为她卖命。

这女人的心机深沉,如果不下狠手的话,很难定罪。

温黎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刚才傅芷清的话一直都在她脑海里萦绕。

鹿闵也不清楚傅芷清同她说了什么,所以傅禹修现在应该还不清楚这件事情。

“南夫人当初发疯之后两年才病故的,当时有没有追查死因?”温黎忽然开口提了一句。

傅禹修目光平视前方,“她当时是自杀的。”

南锦绣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两年,很少有清醒的时候,不过那次是忽然清醒过来了。

知道了傅渊的死讯,一时间想不开,就寻了短见。

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像是条理清晰,可却又隐约像是有条暗线在牵引一般。

两人很快入了庄园内,保镖和管家率先走出来,迎接两人。

重星看了眼温黎,面上带笑。

“二少爷,温黎小姐。”

客厅内只有顾书兰一个人,她这会儿正忙着修剪花枝,看到两人进门,她放下了手里的剪刀起身。

“你们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

傅禹修没说话搂着人在顾书兰对面坐下,两人抬眸看向了对面的人。

平静无波的眸子一如既往,顾书兰吩咐了旁边的佣人去楼上叫傅翰下楼。

也让一旁的佣人到厨房去准备了点心。

“温黎好像很喜欢甜食,你尝尝看看这个味道你喜不喜欢,你如果喜欢的话这糕点师我就让他在家里常驻。”顾书兰将一碟精致的点心推过去。

温黎看了眼顾书兰,她不可能不知道今天下午在茶庄发生了什么。

还能如此云淡风轻的同他们打招呼。

“暂时不用,我过来,是有事情想要问问傅太太。”

傅翰正好从楼上下来,听到温黎的称呼也愣了一下。

“怎么了?”顾书兰双腿收拢斜放,姿态优雅的看着温黎。

“禹修。”傅翰从楼上走下来。

“你,认识叶博文吗?”

傅翰挑眉,这个名字怎么好像有些耳熟。

思索了半天,他终于想起来了,和顾书兰结婚之前,南锦绣顾书兰的一个朋友,就叫叶博文。

时隔多年这个名字再次被提起,傅翰也有些奇怪。

“你都知道了?”顾书兰倒是坦然,看向温黎的眼中泰然自若。

和苏婧婧预料之中一样的态度,温黎笑了笑。

“这么说……”

顾书兰起身,走到了温黎面前,姿态笔挺,“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在这里跟你道个歉吧。”

傅翰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妻子双腿一弯,跪在了温黎的面前,俨然一副赎罪的姿态。

“博文曾经是我的男朋友,当初也是他雇佣了蛇组织的人追杀你父亲,这件事情我一直知情,却不知道怎么同你说。”

顾书兰的头垂的很低,“我当初怀了私心,念在和他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将他送出了国,可是没想到十五年后你居然回了帝都,是我的错……”

鹿闵眨眨眼,这剧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还没见到叶博文,怎么顾书兰就自己跪下认错了。

同样错愕的还有一旁站着的傅翰,似乎想了很长时间他才回过神来,两步蹲在地上抓着顾书兰的肩膀。

“你说什么?旭谦的死,和叶博文有关系?”

而且顾书兰知道这件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书兰眸中的泪水掉落,看着傅翰的模样满是痛苦,“是,当初是博文做下的这件事情,我一直都知情,我见到温黎的时候满心愧疚……”

捏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傅翰脸色发冷,“为什么叶博文要那么做?他和旭谦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痛下杀手?”

他从未想过顾书兰会知道温旭谦死亡的真相,并且还瞒了他这么多年。

“因为叶博文笃定了你爱的人是华妍,所以打算杀了我父亲之后,将我母亲送回帝都,你得到了心爱的女人,他也能带走自己的爱人。”

傅翰愣了愣,看向了冷淡说出这句话的温黎。

“是…为了我?”傅翰抬手指着自己。

这是个什么说法。

“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吧?”温黎看向顾书兰。

她跪坐在地上,看着傅翰的眼中满是羞愧,豆大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顾书兰这话也不知道是对着傅翰说的,还是对着温黎。

“我和博文那么多年的感情,我不能害了他,所以才背着所有人把他送出国了,可是我没想到他前些天又回了帝都,对不起,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顾书兰哭哭啼啼的说。

如今的她,在众人眼中只不过是个可怜的知情者而已。

纵使千错万错,她也不能害了自己的青梅竹马。

温黎自小在街头混,什么样的痞子流氓她没见过,暴力阴冷的手段也是司空见惯的。

眼前的女人姿态再如何柔软,在她眼中和街边的野草差不多。

“叶博文说当初是为了带你离开帝都才做了那个决定,只不过在临出发之前,两人被顾家人抓住了,所以你才留了下来,这件事情,二叔知道吗?”

私奔?

“看样子是不知道了。”温黎笑了笑,忽然看向了顾书兰,“这件事情如果再让二叔也知道,如此开诚布公的夫妻关系,才能显得你的无辜。”

顾书兰抬头,腮边还挂着泪水,有些错愕。

“温黎,你的意思是?”

傅翰仰头扶额,这件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

“你给了叶博文肯定的答案,笃定了二叔爱的人是我母亲,也给了叶博文信心,他才会出此下策,所有的一切看似和你无关,可你确确实实是串联的那条线……”

顾书兰急忙摇头,“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害温旭谦!从来没想过!!”

“是吗,那为什么你要给叶博文下毒?”

一旁的鹿闵上前,将用手帕包裹的茶杯摊开放在了几人面前。

“二太太,这个你应该不陌生吧?”

原定的处理尸体的人会处理掉的茶杯,在毒液之中浸泡过的。

“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杀博文呢,我只是同他说让他去自首,我没想过要杀他的!!”顾书兰哭的险些抽搐。

傅翰冷静下来,看着鹿闵,“怎么回事?”

“二太太约见了叶博文,给他下毒,人现在被夫人救了,也被我们关起来了。”

傅翰恍惚之间回神,如果顾书兰是无辜的,她为什么要杀了叶博文。

“我没有。”顾书兰一副义愤填膺的姿态,“这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杀博文,我没有杀博文的理由啊,如果我想杀他,当初又怎么的可能送他出国!”

鹿闵眨眨眼,铁证如山都还能狡辩,还真是厉害。

“你的确很厉害,至于为什么要送叶博文出国,恐怕只有你自己清楚那个理由。”温黎看着顾书兰叹气。

这么多年貌合神离的情感,傅翰也给足了顾书兰尊重,顾书兰这些年在傅家的所作所为。

也在傅翰的心里生根滋土,短时间内他不可能相信顾书兰会是这样的人。

“无论如何,我也算是博文的隐瞒者,我有愧于温黎,但是后面的这些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顾书兰起身抬头挺胸,“我顾书兰行得正做的端,温旭谦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如此笃定的姿态,倒是让很多人迷惑了。

这事情真的和顾书兰没有关系?

最新小说: 穿越八五:异能校花惹不起 我成了反派纨绔的心头娇 韩夫人,你马甲掉了 我扮演的大佬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重生后我成了全能网红 极品奶奶和她的锦鲤孙女 御赐小狂妃 穿成太后的我飘了 清穿之幼清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