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剑为君子器!(1 / 1)

大齐西邻秦国,南邻楚国,以阴狼山为界,北面是妖族聚集的狼王庭。

阴狼山下,有万里云雾大泽阻挡,北狼王庭若要南下大齐,需跨过这云雾大泽,难度极大。

因而,安西州府便成了唯一通道。

这其中,西凉是重中之重,而金阳县西北的帽儿山,也是一条小径,常有小股妖族侵扰。

不过近些年来,帽儿山出了一位七品神元境的道家修士坐镇,这种情况倒是好了许多,那些妖族的狼崽子,根本不敢冒犯真人威严!

七品神元境,堂堂真人,已经是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

圣人不出,无可匹敌!

妖族就算再势大,也轻易不敢触一位真人强者的霉头。

更何况,这还是一位修道真人!

而公主府,便坐落在金阳县以北,坐北朝南,背后靠着从帽儿山延伸而出的山麓,凤栖岭。

此时,孟浪秋正坐在公主府后院凤仪亭下。

他视线之内,远处平地上,公主姜小夭正持剑起舞,剑影袅袅,伴随着剑招变动,时有娇喝声响起。

此时的姜小夭,一身白色劲装,若是不去看那带着点婴儿肥的青涩脸蛋,接近一米六身高的身姿,看起来已有一股颇为挠人心弦的韵味。

十四岁的年龄,纤细腰肢若杨柳,被白色锦罗包裹着的鼓囊囊的胸脯,分外坚挺。

假以时日,必定兑变成活脱脱的大美人儿。

这让孟浪秋内心多少有些意外的惊喜,穿越过来也不算差,至少还能养成一位国色天香的小公主不是?

孟浪秋将天衍剑诀教了一次,姜小夭便能照模照样的耍一套出来。

每天晌午、下午,她都会在这勤加练习。

孟浪秋倒是没多少意外,玉人舞剑,他便做个安静的看客。

一连数日,若抛却掉外面无处安家的流民,这样的生活,倒是颇有格调。

这几日,孟浪秋也将前身的社会关系,大体弄了个明白。

父母双亡是标配。

但孟家传承悠久,往前细数三百年,那也是齐国响当当的世族之一,是临淄城有名的豪阀。

只是现如今,孟家倒退了不少,空有名气,实力无几,再加上嫡系香火不济,孟浪秋这位嫡系唯一的传人,也被圣上打发到这边境小城。

不过,在亲戚关系中,还有个大伯在朝廷礼部任职,不是什么大官,乃靠祖荫而得。

除了大伯之外,还有个外嫁的小姑。

其他的,跟前身除了宗族关系之外,便没多少联系。

这些对于现在的孟浪秋而言,已无多少用处。

大伯有子嗣,且对自己并无多少血脉亲情。

毕竟只要他这位嫡系传人死了,孟家氏族宗主的位置,便少了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至于外嫁的小姑,就更不用提了。

前身的记忆中,至少已经有四五年未曾联系。

所以。

想依靠孟家的力量来行事,怕是有点不现实。

现在最为关键的地方,是西凉那位将军李天益,会不会将粮食借给杜凡景。

就算那位将军真的有爱民之心,可未曾得到圣旨,谁知他有没有这个勇气,敢跟朝廷大部分官员逆流而行?

借粮给姜小夭,在朝廷那帮人眼中,那就等同于这位戍卫边关的李将军,有支持这位失宠小公主的迹象。

如此,便算是自绝于朝堂。

朝廷虽已立储,可齐皇正值当年,党派之争,一向是封建王朝必不可少的程式。

李天益将军有这个勇气吗?

说实话,已经过去六七天了,杜凡景没有丁点消息传来,孟浪秋心中已经失望。

看来,还是得靠自己啊!

幸好,眼下流民还不算多。

说是十万,那是遭灾的整个安西州府。

这金阳县位居安西州以西,是最小的下下之县。

虽有驿站传递消息,让各地流民往这边来,但眼下大多都是金阳县周围的灾民。

【功德值+7】

【功德值+12】

【功德值……】

自从开始收拢流民,这样的信息,便一直在面板上闪耀着。

他现在的功德值,已经足足有四千多,全都是收拢流民之后获得的。

收拢流民的提议,是齐皇圣旨。

执行人是公主姜小夭,及公主府下面的官差。

孟浪秋刚开始还心有疑虑,生怕安抚流民,功德值与自己无关。

现在看来,具体举措是自己所出,这些流民所贡献的功德值,便与自己相关。

“师父,我练完了。”

就在孟浪秋沉吟思忖之际,姜小夭充满兴奋和得意的声音响起。

“感觉如何?”孟浪秋回过神,看着反手持剑走来的姜小夭,笑着问道。

“这套剑法挺适合我的,心法业已熟记,再有两次药浴,我应该就能淬体大成,只需感悟到剑道之气息,便可踏入二品,师父真要让我专修剑道吗?”姜小夭放下剑,坐在石凳上,喝了一杯水之后,稍匀气息,对孟浪秋说道。

“剑为君子器,剑道有何不好,又飒又帅,人前显圣再适合不过……咳咳,让你练剑,是为培养你的君子气息,剑乃兵器之祖,短兵之首,是兵器中的帝王!况且剑道囊括万千,其中既有儒道的君子之气,亦有道家的伏妖之意。”

“天衍剑诀乃道家剑术,日后你练剑之时,可穿戴道袍,形神更佳!”

孟浪秋轻咳一声,眼神飘忽,差点说漏嘴了。

还好小姑娘似乎并未察觉。

此时的姜小夭,已经沉浸在那句‘剑为君子器’中,哪儿能听出她这师父就是为了好看装逼,才让她修炼剑道的。

少顷,姜小夭坚定心神,信誓旦旦的看着师父,道:“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君子器!

兵器中的帝王!

师父让我做君子!

“你记住,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孟浪秋语重心长的对姜小夭说道,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姜小夭收起心神,细细琢磨着这两句话,眼神中的坚定之色更加夺目几分。

少顷,只见她轻咬贝齿,如发誓一般看着孟浪秋,眼中炯炯有神道:“师父,弟子记住了!”

那蠢萌的大眼睛里,仿佛有一道光,在缓慢滋生。

说完,她起身换上一副笑脸,婴儿肥的小脸蛋上,还带着运动后的残红光芒。

“师父,我去药浴,您先休息。”

姜小夭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希望,兴高采烈地离开了亭子。

看着姜小夭活跃的背影,孟浪秋疑惑的眨了眨眼,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但又没想明白是因何而生的念想,沉吟片刻,只能摇摇头,不再去想。

……

恰逢此时。

参军丁横山来报,黑水河畔刚修好用来安置流民的简易房屋,被附近山贼侵扰!

这几日刚聚拢的数百灾民,有百余精壮劳力及模样俊俏的女人,被山贼掠走。

最新小说: 我在百药门炼丹许多年 修仙,从强化万物开始 从今天开始当死神 斗罗之开局炸环签到女神 万古剑尊 武逆九千界 我的武学无极限 我的回血有亿点快 葬天神帝 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