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此猫并非妖孽(1 / 1)

镇中心,三岔口最繁华的客栈。

悦来客栈。

二楼,雅阁。

孟浪秋坐在靠角落的位置。

从他这个方向,既可以看到楼下三岔口来来往往的行人,也能将整个客栈收入眼中。

刚进客栈的时候,孟浪秋不得不吐槽了一下,不愧是万界第一客栈,客流量的确很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几乎都住在这家客栈里。

“你别扭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搁在腿上的白猫,正不甘心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出去。

孟浪秋低头看了一眼,淡淡说道。

“嗷~喵~”白猫对着孟浪秋龇牙咧嘴,发出一声恶龙咆哮。

“叫唤个蛋蛋,话说你不是能变成人么,不就能说人话?说两句给爷听听?”孟浪秋调笑着。

“嗷~”白猫继续恶龙咆哮,仿佛根本听不懂孟浪秋在说什么,只有对这个陌生人类很厌恶的表情。

“装,接着装!”孟浪秋瘪瘪嘴。

个儿不大,装得倒挺像。

“你要是不说话,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总不能一直都叫你白猫吧?”

孟浪秋捏着下巴,沉吟着。

“有了!”

“你不是喜欢扭屁股吗?以后,你就叫小屁股了!”

孟浪秋一锤定音,根本不容白猫反驳。

“嗷呜~嗷嗷嗷啊~喵~哎……”

这次白猫似乎真的动怒了,扭动的更加剧烈,冲着孟浪秋一边扑腾一边大叫,就连咆哮声都连贯许多,两颗猫牙上挂着口水,那黑黑的大眼睛里,似乎渲染着无法抑制住的怒火!

只是她叫到一半,却是瞬间安静下来,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安静的趴在孟浪秋腿上。

不是她不敢抗争。

而是,孟浪秋的手,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

准确的说,是掐住了脖子上,挂着的一颗铃铛。

昨晚上孟浪秋便发现,这铃铛不会响,铁皮里面似乎包裹着一颗玉色石子。

不过每当他触碰到这颗石子之时,白猫便会迅速安静下来。

一来二去,他便明白,这颗如同丹药一般圆润的玉色石子,就是这白猫的命门。

“小屁股,你怎么流落到黑云寨的?”孟浪秋一边喝茶,一边跟小屁股闲聊着。

小屁股摆了摆尾巴,鼻息间喷出一道气息,不愿搭理孟浪秋。

“小屁股,你变成人有没有猫耳啊?我看了,你是母的,猫耳娘你知道吗?”兴奋的孟浪秋。

“……”暗恨的小屁股。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能化形的妖怪,不是有化形大妖血脉,就是自身修炼而来,你是怎么来的?你爹娘都是化形大妖?还是你自己修炼的?”沉思的孟浪秋。

“……”不想理人的小屁股。

“你应该是父母都是化形大妖,要自己修炼到能化形,也不可能被我逮住不是?”理智的孟浪秋。

“……”恼羞成怒的小屁股。

“黑云寨只有你一只妖怪,按照推理逻辑来说,你如果不是流落至此,便是有目的待在黑云寨,你是属于哪一种呢?”好奇的孟浪秋。

“……”竖起耳朵,心生警觉的小屁股。

“如果是流落至此,那你父母应该出事了,否则不会让你一个人……不对,一只妖流落至此的!”抓住重点的孟浪秋。

“……”紧张的小屁股。

“如果你是有目的,那是什么目的呢?盐井?妖族身体营养,也需要盐来维持吗?”不解的孟浪秋。

“……”放松警惕的小屁股摆了摆尾巴,得意的将尾巴翘起来,竖得老高。

她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

还恬淡的眯了眯眼,耷拉着趴在孟浪秋大腿上。

一副我反抗不了,那就好好休息的架势。

看到小屁股的尾巴,孟浪秋微微眯眼,嘴角勾勒起一抹小屁股看不见的笑容。

小东西,跟我玩儿?

根据小屁股的各种反应,他已经大体了解了这只猫的来历。

父母都是化形大妖,但应该已经出事,或者至少联系不上小屁股。

她是独自一妖,流落至此。

至于为何在黑云寨,那便不得而知了。

就在这一人一猫相互试探挑逗,都以为自己掌握主动的时候。

雅间小门被从外向里推开。

接着,穿着常服的丁横山走进来。

“怎么样?”孟浪秋抬头问道。

“四处都探听了一下,没人注意到是我们干的,消息也散播出去了,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引到我们头上来!”丁横山坐下喝了一口茶,看了看孟浪秋腿上安静的白猫之后,汇报道。

“好,干得不错!”

孟浪秋点点头,而后说道:“这不是长久之计,改天我找一本地级功法给你,争取早点到宗师之境!”

“另外,回去之后,得想办法联系杜凡景,冯济生那边太慢,眼下已经捉襟见肘,杜凡景再没消息,可要坐吃山空了!”

孟浪秋凝着眉头,有些惆怅。

听到孟浪秋要给自己找一本地级功法,丁横山眼中顿时激动不已,整个人都有些哆嗦。

就连趴着的小屁股,都抬头诧异的瞥了他一眼。

他在四品通玄境已经多年,如今只差一步,便会迈入五品内盈,成为一流高手。

只是,他出生贫寒。

所修的流云刀法,只不过是军队里较为常见的玄级功法,一般只要达到一团之将领级别,就可修习。

苦于没有地级功法,就算是成就内盈境,他这辈子也无法跨入六品坐照境。

无缘宗师!

天地玄黄,看似只差了一阶。

可正是这一阶,成了多少人不可逾越的鸿沟?

而眼下,孟浪秋答应给他找一本地级功法,这简直就是再造之恩!

霎时,丁横山看向孟浪秋的眼神,彻底不一样了。

高阶功法,可是世家宗门立足之本。

若非是嫡系,或真正信赖之人,是绝对不会轻易传授的。

哪怕,公主府的藏书楼中,就有地级功法,可丁横山只是一参军,若非有大功得公主赏赐,他照样没资格进入藏书楼偷学。

他尽忠职守,也不屑于偷窃之举。

而府上人都知道,公主府当家做主的,就是孟浪秋。

他若开口,小公主绝对不会拒绝。

丁横山知道,自己突破宗师,已十拿九稳,内心之激动,对孟浪秋之感激,以无法表述!

没有理会激动的丁横山,孟浪秋一边撸猫,一边半眯眸子沉吟着。

事情有点超出他的预料,他不得不好好捋一捋。

赈灾之事且不说。

一个小小的黑云寨,在帽儿山土匪窝中都排不上号的山寨,其寨主竟然是黑冰台的弟子。

没人敢冒犯三大圣地,谎称自己是圣地弟子。

否则,就算是孟浪秋昨日放过卫云,这事儿一旦传到黑冰台,也断然不会放过他。

所以此事八成是真,由不得不引起重视。

思前想后,也只能祸水东引。

丁横山打探到,与黑云寨有仇的是贺家寨。

贺家寨的实力,直逼三山四岭,俨然已经有帽儿山诸多不入流小山寨之领头羊的趋势。

就算是比之黑风寨,也不逞多让。

所以,在理论上来说,贺家寨灭掉黑云寨,是行得通的。

一大早,孟浪秋和丁横山便来到这永丰镇,就是为了散布消息,将公主府,从黑云寨灭寨之事中摘出去。

不过,除了此事之外,竟然还在黑云寨中碰到了妖族。

这是孟浪秋没想到的。

自己这是解锁了妖族支线任务?

看了一眼似乎已经睡着的小屁股,孟浪秋凝眉。

他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妖魔存在的,但却从未想过,这么快就会接触到妖族。

就很梦幻。

若非是面板的那一声提示,他压根就不会注意到这只白猫。

【发现化形猫妖气息,请注意安全!】

这是昨日夜间,在黑云寨院子里时,面板的突然提醒。

紧接着,他便发现那只白猫跟人一样盯着自己。

面板会提醒危险,让孟浪秋有些意外之喜。

一不做二不休,他直接将白猫抓住,想要近距离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样。

其实现在想来,孟浪秋内心还是蛮惊悚的。

幸亏小屁股实力不济,若昨日换作一只自己修行化形的大妖,他怕是就没这么容易了。

丢命倒不至于,毕竟还有吴永这位宗师在暗中策应。

养一只妖族宠物,貌似也不错?

孟浪秋暂时压下千头万绪,笑了笑,然后便准备起身离开。

丁横山走在前面,打开木门。

只是门刚打开,他微微一愣,有些错愣的看着门口,一名十分儒雅雍容的女子。

“冒昧打扰,奴家红菱,请公子一叙。”门外女子自报家门,目光却是略过丁横山,看向了雅间内的孟浪秋。

准确的说,是看着孟浪秋怀中,忽然惊醒过来的小屁股。

“素昧相识,不知女士阻我何事?”

孟浪秋心生警惕,搂住小屁股,右手有意放在她脖颈处,挡住了系在脖子上的铃铛,看着那位自称红菱的女人问道。

“抱歉,我就在隔壁,方才先生与白猫所言,我句句在耳,非是奴家偷听,实乃这隔音……”红菱讪讪一笑,眸中闪过一抹迟疑,看着孟浪秋道:“能把这只猫给我看一下嘛?”

听到这话,丁横山顿时摆出防御阵势,右手放在腰间佩刀上,随时都可抽出斩下。

孟浪秋也微微凝眉。

不过,面对二人的警惕之心,那叫红菱的女子只是展颜一笑,仿佛根本不在意。

孟浪秋细细打量着这个女人,一身月白长裙,裙下一双大长腿若隐若现,盘起来应该挺带感……

三千青丝被一根银钗束起,两鬓发丝略微有些散乱,瓜子脸丰润细腻,鼻梁高挺,一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异常明亮。

她的目光很柔和,有一股十分儒雅的气质。

哪怕此时彼此戒备,可只要看到她的眼睛,内心那一缕防备便会情不自禁的松懈。

不管是容貌身段,还是涵养气质,这位叫红菱的女士,都是无可挑剔。

这样的女子,怎会出现在这边境小镇中?

而且,还盯上了自己的猫!

“抱歉,不行!”孟浪秋毫不犹豫,直接拒绝。

听到他拒绝,小屁股明显轻松不少,尾巴翘了两下,打了个圈儿,将头埋在他怀里,就跟麻雀一般,只漏出屁股,不敢见人。

红菱闻言,柔和一笑,再度盯着小屁股深深看了一眼,旋即对孟浪秋说道:“是奴家失礼了,不过我看此猫并非妖孽,没有丝毫妖性气息,只是很通人性,想必公子是误会了。”

她所言,是回应方才孟浪秋独自一人,在雅间的自言自语。

孟浪秋挑挑眉,是不是误会只有他自己清楚。

毕竟,这可是面板提醒的。

那女人说完,从如细柳般的腰间,解下一块璞玉,递给孟浪秋,歉意说道:“此玉送给公子,权当奴家赔礼之物,黑云寨如何,我虽听入耳中,但绝不会传与第三人知晓,他日公子若有困难,只要在这帽儿山,此玉都可为公子排忧解难!”

听到她的话,孟浪秋一惊,与丁横山对视一眼。

想不到,就连黑云寨的事,都被这女子听了去。

刚才字字句句并未提及黑云寨这三个字,可她却如此笃定的说出。

可想而知,她是知情的。

但面对如此雍容淡定的女人,两人却不敢动手。

仿佛周遭有一股天然气场,将二人的气息稳稳压制住。

偏偏,这女人不管是气度涵养,还是言行举止,都表现的落落大方,没有丝毫诟病之处。

甚至因为自己的冒昧,还送上一块玉,以示歉意。

情商很高。

孟浪秋沉吟少顷,伸手将玉接过,道:“如此,那孟某便却之不恭,还请女士为我等保密。”

“这是自然,奴家修儒道,并非信口开河之人,且孟公子之举,也是功德无量之事,奴家岂会不知轻重。”

“告辞。”

那女人恬静一笑,屈膝福礼,而后点头致意,便款款退走。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眼前,孟浪秋茫然的眨了眨眼,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就像一阵风一般,突然出现在面前,然后又忽然消失。

这女人不简单。

不说那能压迫得自己和丁横山,这两个修行四品通玄境强者,都不敢妄动的气场。

就是那一双眼睛,都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挡住的。

难怪她看起来那般雍容,有一股四泄的书卷气息。

既是修儒道,自然如此。

只怕,这女人的修为,能与公主府内府管事吴永并论。

甚至犹有过之!

孟浪秋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白色璞玉,而后又看向怀中的小屁股。

他越加确信,小屁股绝对是一只能够化形的猫妖。

那个叫‘红菱’的儒雅女子,必定是奔着小屁股来的。

只是这小东西不知用何物,遮挡了自己妖族的气息,所以红菱虽然有疑惑,但在自己拒绝之后,便没有深究。

是个知书达礼,懂得分寸的好女人。

最新小说: 我的回血有亿点快 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 从今天开始当死神 我的武学无极限 武逆九千界 万古剑尊 修仙,从强化万物开始 我在百药门炼丹许多年 斗罗之开局炸环签到女神 葬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