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服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 第39章 闹妖了!(求推荐票!)

第39章 闹妖了!(求推荐票!)(1 / 1)

“如何?殷姑娘可有什么想说的?”

杜凡景二人离开之后,孟浪秋看向殷红菱,浅笑问道。

他早看出来,殷红菱欲言又止,似有话想说,但却迟迟未开口。

想来,是顾忌旁人在场。

现在人都走了,只剩下两人一猫,孟浪秋便直接开门见山。

“公子之思维,实乃天人,奴无法置评!”

殷红菱低眉嗪首,言辞之间充斥着浓浓敬佩。

言下之意,在她心里,孟浪秋的言行举动,比之天人丝毫不逊,以她凡人之心,无法评说是非功过。

不过话音落下,她抬起头,两只手攥在腹前,骨节都隐隐发白,一双桃花眸中闪烁着欲言又止的光芒,复杂的看着孟浪秋,踌躇说道:“公子便如此信任我?”

这个问题困囿她多时,早就想问了。

孟浪秋所行之事,乃是与天地相悖,与权贵阶层背道而驰。

劳作而得食,本无可厚非。

可这按劳分配,庶民平等,却是在挖朝廷,挖那些贵族们的根基!

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们,只希望治下皆是愚民,供他们驱使奴役即可。

可孟浪秋所行所为,不仅是让底层的庶民们丰衣足食,更是在启迪他们的心智。

这里有良田万亩,有绿水青山。

假以时日,等公主府发展起来,对于朝廷,对于权贵阶层,必定是一大威胁!

有一个帽儿山就够了。

若是再加上不听话的公主府,这西北之地祸乱必起!

她的背后,是国子监。

而国子监与朝廷,休戚与共。

换言之,若她将此地消息传回临淄,必将给公主府招致滔天巨祸!

而从始至终,孟浪秋对她都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甚至所表现出的信任远超常人。

不仅敢带着她深夜盗粮。

还将盗来的玉灵豆,与己共享。

她在这里每日劳作,稳固修为,夯实心境,本就谨小慎微,毕竟身份敏感。

而孟浪秋的这份信任,让她心生感动之余,也更加彷徨纠结。

此时彼此认识的越熟悉,就怕将来处于对立时,越加残酷。

见殷红菱眼神中漂浮着纠结迟疑之色,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孟浪秋微微愣神,而后淡笑,道:“难道殷姑娘不值得信任吗?”

这一个反问,顿时让殷红菱愣住了。

她看着孟浪秋,张了张红艳的小嘴,桃花眸中闪烁着懵懂,似是没想到孟浪秋会这般回答。

只是旋即,一抹嫣红浮上了她俏丽水嫩的脸颊,桃花眸也微微下敛,一丝羞涩萦绕其间。

孟浪秋看了一眼还在倒苦水的村民们,而后迈步,朝村口走去。

殷红菱急忙跟上。

一边走,孟浪秋不疾不徐的声音,再度传入她耳中。

“有些时候,你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正因想得多,所以便畏首畏尾,但请不要忘记一件事,殊途同归,就算小丫头在朝廷内部,在勋贵士族中再怎么不讨喜,可她也是当今圣上的孩子,她身上流着齐国皇室的血脉,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孟浪秋将小屁股抱在怀里捋着毛发,淡淡说道。

殷红菱愣了愣,旋即恍然。

是了。

就算朝廷诸公,士林勋贵不愿看到一位早已失宠的皇女得势。

但说到底,姜小夭终究是皇帝的女儿。

作为皇帝,看到自家女儿双手空空却打下一片天,就算再怎么不喜欢,内心也会自豪的,处置起来,多少也会留点情面。

想到这里,殷红菱点点头,”公子说的极是,是奴家着相了!”

犹豫片刻,她看向孟浪秋的侧脸,好奇问道:“公子,奴家有一问,不知该不该开口。”

“问吧,你都开口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孟浪秋摆摆手。

他最烦的便是这个时代,说话做事总是留有余地,什么该不该问都是废话。

真要是不该问,就不该张着个嘴。

被小怼了一下,殷红菱神色略有讪讪,不过还是说道:“……公子可知,殿下因何为陛下所不喜?”

闻听此言,孟浪秋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忆中还真没找出来,齐皇为何不喜欢这个小女儿,早早便将其打发到这边关之地就番。

“不知,十五岁之前,我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位小公主,突然就成了她师父,陪她来了这里,她之前的事我从未过问,也不知晓,不过你这一说,我还真有些好奇了……”孟浪秋摸了摸下巴,眼里露出几分思索之色。

“原来如此,是奴家唐突了。”殷红菱闻言略有诧异,点点头便不再提及此事。

她此行以省亲为名,实则是替师父查看安抚灾民之事,也是为了稳固修为,夯实心境。

归来之前,她曾特意问过师父姜小夭的来历。

但师父语焉不详,只是说姜小夭母亲早亡,且并非宫中嫔妃,而姜小夭本人,在皇室诸多皇子皇女中最是不起眼,也不得陛下宠爱,早年居住之地,就在冷宫旁边,六岁便被陛下以就番之名,行了流放之实。

相对于姜小夭这位小公主来说,其他的皇子皇女,条件便要优渥的许多。

封地皆是富饶之城,且不用及早就番,可在宫中陪伴母亲,在临淄城所结识的人脉,更是繁多。

甚至。

几位得宠皇子,就在帝都临淄开府建衙,每年除了朝廷府库拨发的俸禄,还享有封地食邑。

两相对比之下,这恩宠待遇,简直判若云泥!

按下心思,二人一猫回了公主府邸。

其后不久,夜色深浓,孟府后院,一人一猫跳墙而出,消失在黑暗中。

紧接着,风羽林中,早已潜藏于此的一队人马静默出发。

……

是夜,月上三更。

金阳以南,甫县。

甫城距离金阳一百余里,是安西州府的一个下等县府,比之金阳稍逊。

但这里靠近州府南端,土匪山贼不常光顾,县令守土有方,且附近便有一处生铁矿脉,民生要比金阳好上许多。

甫城城东,孙家府宅。

孙保田从夫人房里出来,而后哼着小曲儿,径直朝小妾的房间而去。

前不久抢来的小妾,身段窈窕,水润多姿,让他颇为留恋。

只是他刚走得一半,且行至院中。

忽的,只听西厢房里,传来一声凄厉惨叫。

“啊……妖……妖怪……”

其声惨厉,尖锐刺耳,充满无限惊恐,瞬间惊醒了整个孙家大宅!

霎时。

院落中灯火通明,数位小厮举着火把冲进后院,只见自家老爷孙保田正坐在地上,双目呆滞的望着夜空,一滩水渍自他身下蔓延。

再往前看,老爷刚纳的小妾,披头散发在廊子里扑腾,状若癫狂,中邪一般……

“闹……闹妖了!”

最新小说: 葬天神帝 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 斗罗之开局炸环签到女神 万古剑尊 从今天开始当死神 我的回血有亿点快 我在百药门炼丹许多年 修仙,从强化万物开始 武逆九千界 我的武学无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