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服务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霄之上 > 第八十五章 缥缈来袭

第八十五章 缥缈来袭(1 / 1)

任平生今晚便把这一切,全都告诉水云烟了,说道:“姐姐,你知道当年,唐惊风手下那两人,把我丢到了什么地方去吗?”

水云烟摇了摇头,她当时找遍了七玄山附近,也找不到任平生的踪影,就仿佛,完全消失了一样。

任平生道:“便是当年,我偷入修炼谷,你来抓我,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座深谷……”

“那底下?”

水云烟更是吃了一惊,即使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仍能回忆起来,那下面寒气透骨,说不出的阴森。

任平生又道:“接下来还有件事,姐姐也一定要保守秘密,不能告知第三人。”

“嗯嗯,阿平,你说。”

水云烟很想知道,他接下来到底遇见了什么,任平生接着道:“原来在那深谷之下,还有一座更深的渊谷,寻常人无法找到,也无法去到,在那下面,有一位‘活死人’前辈,是他救了我,也是他,将我经脉续上,不过当时前辈也身受限制,他无法将我经脉顺着接回去,于是只能,将我的经脉逆着接回去……”

回想当年,当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若非他经脉寸断,无法顺着接回去,活死人前辈便也不会将他经脉逆着接回去,又怎知,他前世天生逆脉,种种神通,皆要靠“逆脉”才能修炼,这一切,当真是鬼使神差。

“等等等等……活死人前辈?”水云烟满脸惊愕,越听越是离奇了。

任平生解释道:“我也不知那位前辈姓名,不知前辈是谁,每每提及,前辈总是隐晦不言,于是我也不好多问了……他只时常说他是个已经死去的人,便让我以活死人三字相称。”

水云烟慢慢听他把话说完,整个人仍然愣在他身上,有些不敢相信,那七玄宗后山下,竟有如此一位神通广大的活死人前辈?

似乎二人此时都忘了,彼此还以最亲密的方式抱在一起。

水云烟又问道:“那你如何能够逆脉修炼?”

“这……”

任平生想了想,不是他不愿意告诉水云烟他前世的事情,只是时候还未到,说出来水云烟也不会相信,反而觉得他是在编故事骗她,便道:“姐姐,你相信这世上,一切都自有安排吗?安排我遇见姐姐,安排活死人前辈救了我,安排我能够逆脉修炼。”

水云烟也不继续追问了,总之明白了,接下来两人想要好好双修,只怕不能以寻常之法来了,但究竟要如何,还须两人共同慢慢琢磨,彼此完全抛却阻碍隔阂,使心念合一,毕竟如此私密之事,也总不可能去请教第三人吧?

山崖下阵阵清风吹来,任平生问道:“那,云裳郡主……今晚我们还继续双修吗?”

“啊……”

水云烟一下惊醒过来,又听他这么调皮称呼自己,低头一看,顿时羞得满面皆红,捂着双眼:“坏阿平,你又想欺负我了……”

……

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下来,任平生把附近的仙芝灵药找遍了,水云烟身子也差不多恢复了,两人还要继续启程往昆仑而去,不能留在这里,虽然这里与世隔绝,但仍说不上安全,今日是任平生最后一次出去,再找一些仙芝灵药和清水,因为前面有一片荒漠地带,可能要很久才能穿过。

这日下午,水云烟仍在谷中修炼,想到这段时间和阿平在一起,心里一直甜甜蜜蜜的,虽然双修并不顺利,不过总能找到方法,接下来……便是去昆仑吗?已经过去两年了,师父,也应该已经出关了吧?

回想之前在天牢里的那一年多,到现在仍如噩梦笼罩在她心里,但她知道,师父不可能那样对自己,一切,皆是来自师姐对自己的恨……

罢了,既然已经出来,她也不去想那么多了,嗯,已经下午了,阿平不是说,今日要出发吗?怎么还不见他回来,要不要起身出去看看?

不过又想到,任平生出去时,让她不要到处乱走,以免遇到危险,让他担心,既是如此,那还是不要出去了吧……嗯。

水云烟便又坐回去,轻闭双眼,尝试前几次双修时,任平生教她的一些特殊修炼之法,这特殊修炼之法,并非让她逆行运转真气,一般而言,修炼之人不可轻易逆行真气,轻则损伤经脉,重则走火入魔。

任平生教水云烟的,并非逆脉修炼之法,而是让她能够将一些经脉穴道改变位置,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尝试一种全新的修炼之法,而且日后若是被人封住经脉穴道,亦可通过改变经脉穴道的位置,来冲破封印禁锢。

这样不知过去多久,谷口处有清风缓缓吹来,水云烟正专心致志地修炼,但这一刹那,却似突然感应到什么,猛然一下睁开了眼睛,仿佛看见了什么最可怕的事物一样,张着嘴,睁着眼,一动不动看着谷口的方向,可那里只有几株树影晃动……难道是错觉?

不可能,师父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是自己想多了。

“烟儿。”

就在她这般想着的时候,在她身后,竟然响起一个冷厉的声音,水云烟登时惊恐万状,一下转过了身去,此时站在自己面前,这个手拿拂尘的人,不是师父是谁?

“师……师父……”

水云烟一颗心顿时怦怦直跳,脸色一下惨白,师父修为之高,即便阿平在谷口布下了封印禁制,可又焉能挡得住她?甚至她根本不会触发阿平留下的禁制,就这样来到了山谷里。

“你还有脸,叫我师父?”

缥缈境主满脸寒霜,水云烟立即向她跪了下去:“烟儿知错!愿随师父,回去受罚……”

水云烟心思何其敏锐,只盼阿平现在千万不要回来,她现在跟着师父回去,最多被关起来,至少阿平不会有事,可若是阿平落在师父手里,只有一死。

“哼,你当然要跟我回去,但不是现在。”

缥缈境主声音冷厉,话一说完,凝指一弹,一道指力打入水云烟体内,立时化作无数股真气,一下封住了她全身经脉穴道,不但让她动不了,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随后,缥缈境主走过去,将她扶正,按照刚才坐着的姿势摆好,做完一切,身影一动,消失不见了。

水云烟背上全是冷汗,显然,师父是在等阿平回来,这也是她刚才最担心的事情,此刻天色渐晚,阿平……你千万不要回来,快走。

……

“师叔祖当心!前面是悬崖!”

一座千丈悬崖前,任平生用力一扑,终于将那一团“碧光”给扑住了,原来却是一棵五百年成形的“肉灵芝”。

“好家伙,终于给逮着了。”

任平生弄得满身泥巴,笑逐颜开,冯鹤和碧玄衣也颇是狼狈,刚才摔进稀泥巴坑里,三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追了百多里路,才总算将这一棵肉灵芝给捉住了。

肉灵芝不等同寻常灵芝,世间极其罕见,一些草木仙芝在吸收了天地日月精华后,也可以“修炼”,当修炼到三百年时,便可初步形成“肉灵芝”,而当修炼五百年,即可成形,能飞能走能遁地,一般人还追不上,若当修炼千年,更是可生灵智,可通人语,若再往上继续修炼,那便是“芝仙”了,可化作各种形态,狸猫,豹子,甚至是人形。

如今天地灵气匮乏,这样的一棵成形肉灵芝更是弥足珍贵,胜过一枚完整的鸿蒙灵玉,凡人服下,增百年寿元,修炼之人服下,增百年功力,若是落到外面去,必定引起各大门派厮杀争夺。

虽说天生万物,皆有灵性,任平生也不想抹杀这么一棵好不容易修炼成形的肉灵芝,但是为了给姐姐补身子,也没办法了,有了这棵肉灵芝,姐姐不但身上的伤立时痊愈,修为更会增加不少,说不定功力还在他之上了,看来让他今日捉住这棵肉灵芝,也是天数使然。

“师叔祖,咱们快回去吧,天色已晚,郡主该担心了。”

冯鹤和碧玄衣走了上来,如今他们师兄妹二人,也早已把任平生当做师叔祖,既然师叔祖要去昆仑,那他们便也跟着去,要不然呢?回去让阴常君找到,然后逼他们交出“归藏”残卷?

“好。”

任平生抬头看了看天,见天边暮云冉冉,便将肉灵芝收入衣袖里,往花谷那边回去了。回到花谷时,已是暮色四合。

“云裳你看!我给你捉了个什么回来?哈哈!是棵五百年成形的肉灵芝……”

任平生怕水云烟久等了,是以匆匆回来,连满脸的泥巴都还没来得及去洗掉,手里抓着肉灵芝,往花谷里进来了:“云裳,看!”

肉灵芝的精魄已经依附草木,重新修炼去了,任平生只留下了这一棵肉芝,并未伤其精魄。

“阿平,不要来,不要来,快走,快走啊……”水云烟心里不断呐喊,可她却动不了,也张不开嘴,尽管尝试以任平生教的修炼之法冲开穴道,可师父封住的穴道,岂是那么容易冲开的?

“裳儿,你怎么了?”

任平生终于觉得有些不对,警惕了起来,他在谷口布下的禁制并没有动过,但是这山谷里面……不对!有人来过。

“是谁?出来!”

任平生顾不得去想那么多,定是缥缈之境的人,将肉灵芝扔进衣袖,与此同时,暗处有一道人影飞来,气息极强。

神合境!

任平生立刻往后一退,同时袖中一道血光飞出,“铛”的一声,与那人影撞在了一起。

“血玲珑?”

缥缈境主也没有想到,对方手里竟有着如此厉害的魔教法宝,这血玲珑她当然也知晓,只是不可能有这么厉害,定是这小魔头,以无数人血祭炼而成,她又怎知,血玲珑之所以变得这么厉害,是因为吸收了天魔地煞血。

“缥缈?”

任平生目光一凝,看清了暗处飞来的这人,而缥缈境主看见他,又想到他将自己徒儿掳至此处,更是满脸寒霜,不由分说,一拂尘扫来,将这满地泥土山石也打得粉碎,任平生情知神合之力不易对付,轻功一动,瞬间飞至别处。

毕竟是神合境的修者,而且缥缈境主的修为,早已经到了神合境大天境,任平生再是种种逆天神通,又怎能轻易对付得了?一边暗暗凝聚功力,一边与她拖延时间,等水云烟冲开穴道,说道:“云裳早已不是你缥缈云境的弟子,你还想如何?”

“哼!”

缥缈境主目光如冰,冷冷道:“她是不是我的弟子,你说了算么!”

任平生知道,这道理看来是讲不通了,这老贼婆断不会放过自己和云裳,既然如此,只能铤而走险拼死一搏了,绝不能让她,再将姐姐带回缥缈云境。



最新小说: 我的手机连万界 这个仙朝有点猛 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横推怪异世界九万里) 被宗门退货后,我自立仙门! 大明抄书人 洪荒之开局获得大罗金仙道果 小师弟可太不是人了 混元主宰 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 重生蟠桃,被猴子偷听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