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 大夏镇夜司(1 / 1)

咔嚓——

九天之上雷霆震响。

接天连地的电龙撕破黑暗,割断苍穹,照亮苍茫大地。

漂泊大雨之中。

人口密度最高的明古县西城区内。

最大的的风云场所——

春风院。

三层环形楼道黑暗而死气沉沉。

大雨如注。

天井之中,水花万朵。

中心位置,一个一人来高,像是卵蛋,又像是大头章鱼的白色古怪生物正在不停膨胀,收缩,像是在呼吸一样。

“叽叽叽~”

黑暗中,突然有猴子叫唤般的声音响起。

四面八方,各个出口通道。

都有一只只黑皮猴子,叼着死不瞑目的人类幸存者尸体从街道中冲入春风楼。

尸体扔在天井里。

待白色巨蛋伸出触手吸干那些人类尸体。

黑皮猴子又迅速出了春风楼,继续冲入夜幕搜寻残存的人类,像是为蚁后找食物的工蚁一般。

有工蚁。

自然就有兵蚁。

咔嚓——

一道闪电照亮天地。

高处看去。

清晰可见整座春风楼周围,乃至房屋上。

已经被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活尸围了起来,一动不动,宛如站岗的士兵,守卫着春风楼。

在天井里。

闪电甚至照出了雨中十几只宛如铁塔般静默的小钢炮一代身影。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天穹。

短暂的光明中。

春风院天井中那颗巨蛋随着吸收的人类血肉越来越多。

蛋壳上已经生出了许多裂纹,似乎里面有什么可怕存在逐渐复苏,即将破壳而出。

……

翌日。

雨歇云散,天空依旧阴沉。

一夜大雨过后。

明古县内水洼遍地,万物潮湿,风吹过,街边院中树木摇晃,万千雨珠洒落。

踏踏踏~

东城区。

街道中,五道灵巧如猿猴狸猫的身影,翻墙过院,如同轻功高手一般,飞速奔行着。

“停!”

一栋居民房楼顶。

吴天良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然停住脚步,打了个手势,趴在屋脊上,示意身后众人噤声。

前方。

百米之外。

明古县城隍庙的高大门楼在林荫之中若隐若现。

超远视距之下。

吴天良清晰看到城隍庙门楼后的焚香广场上,正有一只熟悉又陌生的变异种正对人类尸体大快朵颐。

熟悉是因为这只变异种大致体型外貌和黑皮猴子差不多,干瘪,黑瘦,皮包骨头,腿如蚂蚱。

但整体上来说。

这只两米左右的黑皮猴子比一代更加的渗人。

因为。

长得太像纸扎人了!

头颅,四肢,躯干。

扁瘪而平滑。

全都像是竖起的锋利刀片。

就连脑袋,肚子也顶多只有三指宽。

远远望去宛如没有厚度,也不知吃下去的东西到底是怎么消化的

最吓人的是爪子!

一代的黑皮猴子镰爪顶多三十公分左右。

但这一只!

每根爪子都最起码有半米!

通体晶莹剔透,宛如黑玉打造,反射着森寒幽光,随意在地上划动,青石地砖像豆腐一样被切开。

可想而知。

到底有多锋利!

吴天良看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他要是有这么一对利爪,金刚算个屁啊!

“这怎么长得和纸人似的!”

赵建基凑过来,望着城隍庙中的二代黑皮猴子,直接吓了一跳。

这玩意,太诡异了。

如果半夜三更遇到,指不定吓出个好歹来。

“没文化,这叫减少空气阻力。”

吴天良舔舔嘴唇解释道:“物体和空气的摩擦面积越大,跑起来阻力就越大,速度自然就慢。

黑皮猴子速度敏捷过人,进化方向肯定是解决这个问题。

你看它四肢身体,全都像刀片一样,奔跑起来,空气阻力微乎其微,声音也小。

再配上那一双利爪,动起来快如闪电,又无声似幽灵,简直是完美的杀戮机器。

纸人太难听,应该叫它闪灵才对。”

空气阻力?

摩擦?

赵建基听得半懂不懂,咧咧嘴道:“管它纸人还是闪灵,干他就完了。”

“表哥你别猖狂,能进化到二代种都不简单,待会我们给天哥打打下手就行了。”

一旁的刑颖连忙提醒了一句。

赵建基昨晚就絮絮叨叨个没停,说今天要如何如何大开杀戒,刑颖生怕他一个热血上头送了菜。

“我又不是莽夫,这么一说而已。”

赵建基低声撇了撇嘴。

“小邢颖说的没错,一会你们负责解决被吸引过来的活尸就行。”

吴天良却是表情认真,也着重叮嘱了一句众人。

他还拿不准二代黑皮猴子,也就是闪灵的实力到底如何。

贸然围殴。

万一被伤到,尸毒入体,那就是死刑。

他们虽然都破茧。

可还没有免疫尸毒的本事。

“走!”

见那只黑皮猴子已经彻底吃嗨了。

吴天良低声招呼一句,然后隐蔽着身形,带着众人轻手轻脚的向着城隍庙摸去。

与此同时。

咕!

远方暗沉天空之中。

突然飞来一只翼展超十米的白鸽,三四千米的高度,径直向明古县飞来,沉闷的叫声在高空之上回荡着。

“呃,鸽子都变异了?”

街角。

吴天良听到叫声,

下意识抬头看了看,

但距离太高了,天气又阴暗,以他如今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个白色小点在云中穿梭。

不过。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理会。

鸽子变异没什么稀奇的。

早上撒尿,他还看到一只盆那么大的青蛙,结果杀了啥也没有。

这证明。

变异动物之中,也存在普通,和特异种的区别。

比如两次遇到的那只猫王。

还有赵家庄园湖里的鲶鱼王,黑蟒王。

这三只可能就是特异种。

至于算得上几代战力。

这个不好定论。

因为它们脑门上没有等级血条。

而且决定战力的因素太多。

比如是否群体活动,是否本身就有着各自与生俱来的优势,力气大,敏捷,感知之类的。

不过。

吴天良敢肯定,那只黑猫王应该有二代的实力,毕竟它不惧怕特异种裂口女。

特异种。

这是吴天良给成体系逐代进化的活尸变异种之外稀奇古怪又非常危险的怪物命名。

目前他只见过一只。

就是内城南门口那只能力繁多,能控制普通活尸,危险等级超过二代小钢炮的裂口女。

至今他也没底气去面对。

而在吴天良一边想着事,一边向城隍庙摸去之时。

高空之上。

那只被他忽视的变异白鸽却在进入明古县领空以后,诡异的开始盘旋,像是在观察城内情况。

或者说。

是白鸽背上的人在观察城中情况。

是的。

这只翼展超十米,宛如洪荒飞禽的变异白鸽身上。

正骑着四个身穿黑色玄甲,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脑袋都被头盔罩了起来的壮硕身影,似乎是军人,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铁血气质。

除了战甲。

这四人,每个人左侧腰间都挎着一把黑玉长刀,其中一人身后还背着一张奇特的虎纹巨弓。

除此之外,他们右腰都挂着颜色不一的腰牌。

腰牌上除了各自的职位外。

就是三个醒目大字——

镇夜司!

如果吴天良看到三人的腰牌,第一时间就能认出这三人身份。

大夏镇夜司!

镇压国土之内一切黑暗!

大夏多久,这个特殊机构存在的时间就有多久。

独立于军政体系之外,直接对接皇帝,上斩皇亲国戚,中斩贪官污吏,下斩恶贯满盈。

皇权特许,先斩后奏,必要时甚至能接管地方军队,权能大到没边,是历代夏皇监察天下的那一把最忠诚,最锋利的一把刀。

里面的每个人。

要么是各大军区卫所脱颖而出的兵王,要么是谋算无双的智者,汇聚了天下九成九的能人异士。

各地设立的巡检司,其实就是镇夜司的分部。

当初恶名远扬的黑水镇。

仅仅三天,就被镇夜司扫平一切障碍,贪官污吏,地痞恶霸,杀的头颅滚滚。

而当时。

镇夜司只是出动了广庆府分部巡检司的一个黑牌小旗队长,带了不到五人的镇夜卫。

当初吴天良这个黑水镇活阎王就被请去喝茶了。

也幸亏他底子相对干净,再加上有大人物看上他的“知识产权”,巡检司卖了个面子,这才被放了出来。

咕~

白鸽盘旋,罡风灌耳。

背上。

四个黑甲镇夜卫却脊背挺得笔直,好似不受丝毫影响,并且手持单筒竹制抽拉千里望(简易单筒望远镜),观察着下方明古县内的情况。

当他们看到西城区春风院外密度反常,远超其他地区的尸群时。

“麻烦了,多半又是一只白魔。”

领头一个最魁梧的将士收起千里望,瓮声瓮气的叹了一句。

“队长,属下看那尸群中只有一代变异种,证明那只白魔尸王还没完全蜕变成二代,要不要将它扼杀掉。”

身后的属下视线也离开了千里望,凑到领头人耳旁喊了一句。

“为什么不,保国土,镇恶邪,这就是我们镇夜使的职责所在!”

领头队长声音铿锵果断道:“白魔一旦蜕变二代,不仅能掌控十万之数的活尸,更能控制一定数量一代,二代变异种。

若不及时扼杀。

尸潮一旦形成,滚雪球成长下去,整个广庆府将彻底化作地狱,不会再有人类的栖息之地!”

“可是队长,我们都才破茧二阶,那白魔周围成千上万活尸,明显已经半只脚站在了二代,属下的意思是先回去通知百户大人……”

第二个属下有些担忧。

“嘿,不用了,我好像看到几个有意思的人。”

哪知,队长却持着千里望,震惊道:“好胆色,竟然敢去猎杀闪灵,果然是乱世多豪杰。

下去,我们帮他们一把,顺便问一下,能否祝我们一臂之力。”

啾!

话音落。

领头队长吹动了脖子上挂着的哨子。

咕咕~

白鸽似乎经过严格训练,听得懂哨子声中的命令,低头向着明古县俯冲了下去。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