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 末世真相?(1 / 1)

明古县。

城隍庙内。

卢雄一队镇夜使和吴天良小团队互相认识后,暂时围坐在神像前交谈着。

“尸王,你们确定?”

吴天良正用垫供桌的黄色锦缎裹着一根闪灵爪,制作简易刀柄。

听到卢雄说明古县内正在诞生一只可以操控十万之数活尸,和大量一代,二代变异种的恐怖尸王后。

他眉头高高的皱了起来。

不止是他,方琴,赵建基,刑颖,乃至最愚笨的陈勇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具备社会组织能力,智慧低下,原始野蛮,不会合作。

这是活尸的最大弱点,也是他们能活到现在的最大原因。

试想一下。

如果末世初期就诞生一只可以操控上万活尸的尸王,组织尸潮,扫荡整个明古县。

别说他们躲在岛上。

就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都会被如海的尸群找出来啃食殆尽。

即便是现在。

他们已经具备了一定在末世存活下去的资本。

但他们终究只是凡人,不会飞天遁地,更不可能以一敌千,敌万,会累,也会痛,更会死。

别看他们猎杀了一只二代。

好像很威风。

但其实只要把他们扔到尸潮中心,别说十万,五千普通活尸他们都得落荒而逃,说不定还逃不出去。

人一过万,人山人海。

活尸同样如此。

如果到了十万之数。

开阔地形上。

普通人,起码需要五倍,甚至十倍的兵力才能拿下,而且还得全副武装,不能被抓,更不能被咬,不然就是死刑。

反观活尸。

不会累,不会饿,而且致命弱点只有头部,且最普通的都堪比成年壮汉的身体素质。

以及抓到就转化成同类,只会不断变多的特性。

如果真的形成了尸潮大军。

那仅仅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十万活尸,放在没有超凡,科技落后的世界,就真的需要举国之力才能对抗了。

若是整个天下的活尸都被操控。

那就是一个新的文明了。

破坏力不敢想象。

“我以为,你们身处明古县已经察觉到了。”

卢雄面相沧桑,络腮胡白了大半,他抱着头盔,诧异的看了眼吴天良他们,解释道:“西城区那片区域,已经汇聚了上万的普通活尸。

以及数量不明的变异种,正拱卫守护着一栋高楼,进出有序,那里应该就是尸王的老巢。

活尸之中,只有尸王才有操控大量尸群,形成类似蚂蚁那样社会结构的能力。”

“西城区吗,那里的确是明古县最富庶人口最多的地方。”

吴天良下意识联想到西城区的春风院烟花街。

以前他经常去,末世后他还真没在关注过,更没再去过。

不过相比于尸王。

他更在意一个问题,于是直言道:“听卢队长的意思,大夏曾经解决过尸王?”

他如今无比好奇。

大夏镇夜司是怎么在末世之后还保存下来的。

亦或者说。

这场末世的真相!

从卢雄对尸王的了解程度,不难看出,他们应该是很早就和尸王打过交道了。

如果真的如此。

那时间就完全对不上了。

末世至今只有半个来月,变异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刚开始就有尸王。

那镇夜司处理的尸王又是在什么时候?

难不成。

在末世真正爆发前就已经有地方出现活尸了?

想到这。

吴天良心中一震。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半年之前。

大夏毫无预兆的宣布南方军区的裁兵计划。

当时整个天云州南方军区。

辖下数十个卫,所,起码二十万兵马说没就没了,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但由于科技落后,消息闭塞,真正原因,至今还无人知道。

普通人。

也就讨论几天便忘了。

现在看来。

那消失的二十来万兵马,恐怕不是裁兵退伍了。

二十来万人啊……

这可不是个冰冷的数字。

吴天良鸡皮疙瘩都起来,望着卢雄他们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敬意。

“或许你已经猜到了。”

卢雄看着吴天良变换的脸色,叹了一口气道:“没错,真正的末世并不是半个月前开始的,而是半年前就有征兆了,那时……”

原来。

半年之前大夏突然的裁兵政策,并不是因为养不起那些兵马,而是因为那些裁掉的军人已经战死了!

战死在哪里?

尸潮之中!

半年之前。

南方临安州,金龙府内,一座十万人口的县城水云县突发离奇瘟疫,感染者全都成为不死不活,茹毛饮血的怪物。

当时水云县周围就有军队驻扎的卫所。

察觉到这场瘟疫的蹊跷严重性,军队第一时间就接管了当地政府,封锁隔离整个县城,清理感染者的同时,快马加鞭通知皇城。

但即便他们的反应速度已经够快了,却依旧赶不上县城内感染尸变的速度。

等消息传到皇城。

负责封锁水云县的军队,一半以上,起码五千的士兵已经陷在了城中,死活不知。

更严重的是。

活尸之中的变异种每天都会冲击封锁线,每次都会带来惨重损失。

若不是水云卫所的军队拼死抵抗,再加上当时还没有出现变异动物,他们第二天就要被活尸啃食一空。

后来。

皇城天子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给南方军区下了死命令。

不惜一切代价镇压下水云县内的活尸,绝不能放一只出来,甚至直接调动了整个镇夜司前往水云县平乱。

于是。

三十多万兵马,再加上整个镇夜司将水云县围了个水泄不通,各地政府更是疯狂镇压瘟疫消息,堪称举国之力。

最后。

水云县的尸祸的确是镇压下来了,但付出的代价却极其惨重。

整整二十万士兵!

大半个镇夜司全都葬在了水云县之中。

之所以如此。

除了当朝天子是个仁爱之君,顾忌没有撤出的百姓,否决了最初烧城的提议之外。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活尸的变态生命顽强程度和感染能力。

不命中头部。

就算你用箭给它射成刺猬都没有用。

远距离武器不管多少用。

那就只能近身厮杀。

但近身的后果更严重。

军队之中,不可能人人都是重装战甲,全副武装。

但凡抓到,咬到,基本就等同于判了死刑。

起初的几万活尸。

不仅没越打越少,反而越打越多。

再加上不断进化的变异种。

整个水云县直接变成了绞肉机,每天都在疯狂吞噬着成百上千的士兵,越打越强。

一直到尸宝的出现。

情况才有了改观。

最初服用尸宝的那批人形成一只只斩首队伍,专门扼杀活尸里的变异种。

在二代变异种没有出现前,的确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当如妖似魔的二代出现后。

斩首小队也不管用了。

怎么办?

那就动脑子。

设陷阱。

用人命当诱饵。

砸死,累死,困死,或者用大量火油生生烧死。

“当破茧丹出现后,有了二阶破茧者,我们一度以为水云县的尸潮被灭已经不会再有波澜。”

卢雄满脸悲痛,叹道:“但就在胜利前夕,水云县内却出现了一只白魔,也就是尸王!

当我们发现时,它已经成长到了二代,控制了水云县剩下的所有活尸,变异种,有组织,有计策的向我们进攻。

以前对付二代变异种的那些方法全都失了效果,因为根本不上当。

我们只能再次用将士们的人命去填。

仅仅为了斩杀白魔。

我们就损失了五万士兵,和半数以上的二阶破茧者。

等彻底消灭水云县的尸乱,清点完损失,原本的三十万大军只剩十万,一万镇夜使仅剩一千。

哪怕活下来的人,一部分曾亲手杀了昔日战友的人心理也已经完全崩溃。

每晚都会在梦魇中惊醒,疯的疯,自杀的自杀,没一个得善终。”

说到这。

卢雄四个镇夜使眼眶都有些微红。

很显然。

他们经历过那场噩梦般的人尸战争,也曾亲眼看着昔日战友赴死身前。

虽然他们存活了下来。

但心理的创伤,估计一辈子也治愈不了。

吴天良等人听完,也是面色沉痛。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二十多万人族将士的命。

为天下多争取来了半年的安宁时光。

可悲。

同样也可敬。

“那……后来镇夜司查清楚水云县尸祸的原因了吗?”

沉默中。

一旁的方琴突然小声问了一句。

这应该是包括他们在内所有幸存者都关心的一件事。

想从根源上解决这场丧尸末世,只靠杀戮是没用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弄清楚这场末世的起源到底是什么,对症下药,扼制病毒的蔓延。

不过。

吴天良心中却没报多少希望。

因为。

就算大夏半年前已经知道了尸毒的来源,估计也是束手无策,要不然就不会有半年后这场波及整个世界的末世了。

但让吴天良没想到的是。

面对他们期待的目光。

卢雄却遗憾的摇摇头道:“抱歉,关于尸毒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也没有查清楚。

因为,第一批感染者身上的尸毒起源太过离奇。

感染者生前都没有过任何奇怪症状,更不是因为食物,或者水源,空气,亦或者人力为之。

似乎是老天爷完全随机挑选出来的一批人。

时间一到,这批人就会变成活尸,完全没有规律可寻,根本找不到来源在哪里。”

庞大国家机器都找不到来源?!

吴天良听完,眉头皱起。

万事万物有因才有果,如丧尸末世这种灾难,基本都有个最初母体,起源。

但卢雄却说最初的水云县尸毒爆发前没有任何征兆。

难道真是神魔游戏之类的玄乎原因?

最新小说: 全民转职之我的被动强无敌 遮天这个霸体太稳健 从湾鳄开始进化 我在星际种田养崽 大秦:躺平的我,被祖龙偷听心声 成熟的修士不需要修炼 无尽旅途从原神开始 无敌从解尸开始 那个魔导士不是人 我能合成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