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服务小说 > 女生耽美 > 许愿系玩家 > 第二十四章/白鬼阿罗斯

第二十四章/白鬼阿罗斯(1 / 1)

“古鲁鲁玛!”

许尧冲到野蛮人女士的身边,想将精灵许愿石用在她的身上,结果却被女野蛮人一把按住了——

“我没事。”

古鲁鲁玛喘了口气,虽然插在身上的军刀还流淌着鲜血,她的鼻腔里也不断随着哮喘般的声音喷出血沫,但她还是咬着牙,将军刀扭开,将其拔了出去——

“我说过的吧?愿者的身体是很结实的。”

她喘着气,将两枚蓝色许愿石掏了出来,随着轻轻的祈祷声,她胸口的伤口缓缓愈合,而她的声音也越来越顺畅:“没有伤到要害,是我运气好。”

古鲁鲁玛比正常人高得多,所以吸血鬼骑士的攻击,只习惯性地插在了她的肋下,虽然损坏了一些脏器,但最关键的脊椎与心脏都没有问题。

“对方是血卫军少尉,差不多有男爵级的战斗力,只不过没有人给她【真血】,所以才一直停留在骑士的水平上。”

古鲁鲁玛看着地上的军服,喘了口气:“她的战斗经验很丰富,不愧是血卫军的精锐,普通的吸血鬼骑士,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明明是血卫军的精锐,结果却无法晋升?”

许尧沉默了下,觉得有些不合理:“相比之下,她比逃走的那名吸血鬼强太多了。”

“大概是平民出身,或者是‘初拥’她的长辈已经战死了,所以必须通过军功来换取【真血】。”

古鲁鲁玛喘了口气,回答道:“不少出身低微的吸血鬼,加入帝国军队的原因,就是因为可以通过军功换取【真血】。”

“军功晋爵制吗……还真是‘传统’的激励制度……”

许尧喃喃地说道:“不过从封建的贵族制,到皇帝的中央集权,也算得上是一种进步吧……”

“是的。”

古鲁鲁玛点了点头:“吸血鬼本来就比人类更强,还有更长的寿命,当它们懂得自我组织起来,任何人类国家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只不过,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吸血鬼们维持着的国家,就是一种倒退就是了。”

“倒退……《圣魔猎手》这边,已经出现共和制了?”

许尧愣了愣,下意识地反问道。

“不……”古鲁鲁玛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吸血鬼口中的‘帝国’,就真的只是中央集权制吗?”

“难道不是吗?”

许尧反问道。

“如果不算人类的话……是的。”

古鲁鲁玛微微闭上了眼睛:“但是在‘真人类’帝国,最卑贱的臣民,也必须是吸血鬼。”

“未能成为吸血鬼的‘人类’,在‘真人类’帝国,过着的是和‘牛马’一样的生活。”

“或许应该说,比‘牛马’都不如……”

“是‘可以吃的奴隶’。”

“该死的!你说什么?!”

【白鬼】阿罗斯·卡缪睁大了眼睛。

他一把扔开手中已经变成干尸的猎魔人。

拎起了吸血鬼下士的衣领。

法乌纳努力捋直了自己的舌头:“爱兰雪少尉战死了……敌人太强了!只是一个照面,我身边的血奴就被杀光了!我本来想支援一下她的,但我看到她被敌人的枪手射中了脑袋!直接变成了白灰!”

“不可能!”

阿罗斯·卡缪一把推开法乌纳的身体,苍白的面庞,因为狂怒而暴起了大片的青筋:

“爱兰雪是我手下最强的尉官!你说她被区区七名的短生种给干掉了?!”

“敌人真的很强!我怀疑他们都是愿者!”

法乌纳强忍着恐惧,大声争辩道:“普通人类肯定不敢停下来伏击我们!而且他们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根本不像几发子弹就会死的弱小人类!”

“人类?!”

阿罗斯怒视着面前懦弱的中年男人:“你居然还称呼他们为人类?!你这个杂碎,是不是你!是你偷偷逃跑了,导致爱兰雪她被敌人围攻?!”

“没有!”

法乌纳立即大喊道,随后又有些心虚:“我已经尽力了!我身上的大衣都被他们打破了!只是没有死掉而已!”

法乌纳一边说,一边向阿罗斯展示着身上的弹孔,胳膊一发,右胸一发,小腹一发,确实都是会短时间丧失战斗力的地方。

但是天知道,法乌纳逃走的时候,只有屁股上中了一枪,其他三个弹孔,都是他自己打出来的。

阿罗斯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明显不太相信法乌纳的话。

但是能混进血卫军这个皇帝狂信徒的大本营,法乌纳凭借着的,可不仅仅只是匈牙利伯爵的介绍信。

他用一种诚恳又有些悲愤的目光瞪着阿罗斯,一副“如果你再不相信我,我就只能去死了!”以及“我虽然有点胆小,但是也有荣誉感!”的样子。

如果爱兰雪在这里,肯定能够轻易看穿他的小把戏。

可惜阿罗斯是个直肠子,被法乌纳以这样的眼神怒视着,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了。

虽然法乌纳平时总喜欢耍滑头、偷懒、调戏女性血奴,日常训练与战术学习也是全队吊车尾,但他毕竟是匈牙利伯爵的后裔,是高贵的血卫军战士,怎么可能会和那些卑劣下等的短生种杂碎一样呢?

想到这里,阿罗斯终于想通了——

“这么说,敌人是真的很强?”

“我都说了啊!”

法乌纳看到自己的演技有效,立即蹬鼻子上脸,一脸悲愤地说道:“我看到爱兰雪少尉用出了‘呼啸战术’,都只是和敌人的队长同归于尽了而已!”

“那个爱兰雪……用了‘呼啸战术’,也仅仅只是杀掉了一个人?”

听到这里,不只是阿罗斯,就连旁边的其他血卫军,也不禁有些哗然。

“闭嘴!”阿罗斯有些愤怒地看了其他人一眼,“让法乌纳下士继续说!”

说完,他瞪着充满血丝的三白眼,继续看着法乌纳:“你怎么知道对方死掉的是他们的队长?”

“这个……”

听到这里,法乌纳立即有些心虚,但他很清楚虚虚实实的道理:“我猜的,死掉的是个身高2米多的女野蛮人,很像酒馆里的那个杀掉我们两个突击兵的巨人同伴。”

“巨人的同伴吗……”

听到这里,法乌纳沉默了。

他突然有些后悔,将追剿中央猎物的任务,单独交给爱兰雪了。

按照他的判断,连沿着山脊线前进都不知道的猎魔人小队,哪怕人数再多,也肯定都是些菜鸟。

但爱兰雪却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选择森林路线的逃兵,很可能是利用了他们思维上的死角。

但唯有在一点上,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那就是派出白鬼小队中,战斗力仅次于阿罗斯的爱兰雪,去处理中间的猎物。

阿罗斯的想法,是用战斗力最强的爱兰雪消灭中间猎物后,再向两翼机动,支援左翼山脊线上的同伴。

而爱兰雪的判断,则是为了不影响其他方向的追击,由战斗力最强的自己去解决最强的猎物。

然而直到这个时候,阿罗斯才想起来爱兰雪临走时欲言又止的表情是什么——

“对不起,法乌纳。”

想到这里,白鬼不禁低下头,向法乌纳下士诚恳地道歉道。

看到曾经在战场上,扭断上百名圣骑士脖颈的白鬼之爪,就放在自己的右肩上,法乌纳两股战战,觉得自己大概是小命休矣。

结果不想,阿罗斯却继续说道:

“我不应该派你和爱兰雪一起去追杀他们的……没有意识到是你太弱了,只会拖爱兰雪的后腿,是我的错。”

“……”

法乌纳有些哑然,他知道阿罗斯是在自责。

但是此时如果是一名注重荣誉的血卫军士兵,哪怕明知道只有死路一条,也会挣开白鬼的左臂,愤怒地扔出手套,向他申请决斗!

然而法乌纳是谁啊……血卫军败类,凭借着匈牙利伯爵的介绍信,混入白鬼小队的偷懒耍滑者,甚至为了避免他死掉,叶琳娜长官还特意安排了小队中最强的爱兰雪作为他的长官兼护卫……

如果这个时候,突然表现出“我要为荣誉而战!”的样子,才是过犹不及。

所以法乌纳见好就收,有些心虚地拍了拍阿罗斯的肩膀:

“你说的很对!阿罗斯长官,但是我们此时要做的事情,不是聚在一起自责……”

“而是应该想想办法,怎么做,才能为爱兰雪少尉复仇!”

“对!为爱兰雪复仇!”

阿罗斯吸了下鼻子——不过法乌纳注意到,他的脸上没有一滴的眼泪。

反而露出一种兴奋中混杂着残忍的好奇。

他将目光投向东方:“不过,在此之前——”

“我们应该先完成叶琳娜长官交给我们的命令。”

“将逃往西方的敌人全部杀光!”

看着白鬼阿罗斯仰天咆哮的样子,法乌纳突然想起来,他在加入白鬼小队前,在其他血卫军那里听到的一个传说——

【白鬼阿罗斯,战场上的野兽,天真,热血,烂漫——】

【并且冷酷无情。】

东方即白。

此夜将过。

在距离白鬼小队十几公里外的林地间,一群侥幸度过第二夜的人类,也在一片山岗旁扎下营来。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之长虹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