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火并(1 / 1)

“今个儿,咱不讲别的,就继续讲咱申海的十三太保,细说这些位啊,那真是...”

“卖报卖报,鄂普斯大力士在津门摆下擂台,叫嚣打遍中土无敌手,称诸夏人都是‘远东病夫’!”

报童手持报纸,在茶馆门前吆喝,不仅瞬间吸引了茶馆里一众喝茶听书的客人注意,更是打断了说书人刚刚酝酿起来的节奏。

“快走快走,小崽子想死呐?”

门口一个倚在墙上的汉子立即来了精神,肩负起了自己的职责,伸手欲打。

但报童却滑溜的如泥鳅一样后撤躲开,冲汉子吐了吐舌头后转身就跑。

“咳,咱继续...”

书案后的说书人轻咳一声,但还不等开口,就被茶馆里的人一阵嚷嚷声又给打断。

“他奶奶的,盎格兰人欺负咱,凯尔特人欺负咱,和国人欺负咱,鄂普斯人欺负咱,这天底下就没有不欺负咱的,咱大坤这到底是怎么了?”

“谁说不是呀,人家用坚船利炮欺负我们,我们打不过,这也就罢了,怎地一个什么狗屁大力士都跑我们地头上来撒野?”

“津门没人了吗?怎就不见有人上擂台教训教训这嚣张的蛮夷!”

更有甚者,还直接望向说书人问:“评书李,你不就是津门人吗?你平日里不总是讲你们的那什么津门武行这个厉害那个厉害,现在嘛呢?”

话尾还用上了津门独特的口语腔调。

说书人一脸尴尬,这他离开津门来申海讨生活好些年了,他哪里知道津门发生了什么,为毛没人站出来应战?

“啐,还真就不如我们申海十三太保!”

“就是。”

一干人等因此事嚷嚷时,刘胤靠在墙角喝茶,手指有节奏敲着桌面时喃喃自语:

“所谓十三太保,半仙真人,捕快、判官,伶人、花魁,乞丐、大班、龙虎鹰豹,唢呐、神甫,夺命飞刀。啧啧,吊得很,吊得很啊...”

这顺口溜他在马蹄巷时就听说过,现在又听这茶馆里的说书人说,早已耳熟能详。

说这除了第一个“半仙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属于硬添在顺口溜前的,剩下的十三个人,个个都很有本事,身手不凡。

他来了申海这些天还没见到一个,倒真是有些手痒,想会会他们。

“大伙儿静一静,静一静,咱继续讲十三太保,按着昨天的顺序,今天到...”

“呀——”

这边说书人刚要继续,却再次被茶馆外传来的一声尖叫给打断,搞得他十分无语,也不知道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怎么着,只能暗道评门人易挨欺负,祖师爷赏的饭碗也不好端。

茶馆外面发生了骚乱,吓得那门外的汉子立即躲了进来,并把门给插上。

客人们一脸不解的时候,茶馆掌柜的也自柜台后面冒出来,冲着汉子问:“出什么乱子了?”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是青帮,青帮和剪子帮的人打起来了!”那汉子看似膀大腰圆,说起这话时却瑟瑟发抖,一脸恐惧的表情。

“啊?”

掌柜吃了一惊,而后连忙道:“关上好,关上好。”

茶馆里的客人们本还想责问,一听这个解释,瞬间都理解了,然后低声嗡嗡起来:

“哎呀,这可怎么是个好,我的摊子还在外面呢!”

“这里是剪子帮田大爷的地盘,青帮这是要...”

“这还看不明白吗?青帮的人惦记上租界外面的地盘了呗。”

“哎呦呦,这可真要闹一出龙争虎斗了啊。”

众人议论着时,一个人瞬间趴到了窗子上,嘴角还溢着血,昏厥不醒的样子。

嗖!

一柄斧子又飞入窗子,落在地上发出叮当响声。

茶馆里的人被吓得是瑟瑟发抖,一个个都龟缩在了角落中。

唯有戴着草帽的刘胤站过去,一把扒开了那挡视线的昏厥者,目光看向窗外。

只见外面两伙人正在持械火并!

砍刀、棍棒、斧子、匕首...各种武器让血光不时飞溅,人影接连倒下。

长街上乱作一团,许多来不及逃走的人或被波及伤害,或躲在某处角落中如鹌鹑一样蒙上自己的眼,喊杀声、尖叫声、哀嚎声,各种声音汇聚在一起成了喧嚣的噪音。

‘真就打起来了?’

望着这场街头火并,刘胤心里一乐。

他没成想,自己的挑拨竟然有了效果。

‘不,也不见得全是我的功劳,或许青帮与剪子帮之间本来就有仇怨,青帮对租界外众多帮会的地盘虎视眈眈。现在找到借口,那自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看见青帮和剪子帮的人狗咬狗,这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哎,哎,那人,你,你快回来,把窗子给关上呐!”

他站在窗前看热闹,里面的人却吓坏了,连忙出声在后面招呼。

不过刘胤对喊话根本不予理会,而是继续观看,很快便发现了让他觉得有意思的事,或者说,是人。

...

“大人。”

昌源钱庄的掌柜走进屋里,对一个坐在椅子上正喝茶的人恭恭敬敬地低下头,一拱手。

茶盏放在一旁的桌上,露出一张较为阴翳的脸庞来。

“还没有消息吗?”

这人用平淡的声音问着,掌柜的却能在这声音中感受到极为不平淡的情绪。

于是掌柜的连忙道:“大人,钱庄里上上下下的雇员,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就怕给大人您的事误了,不敢有丝毫放下警惕。可从前些天到现在,您要找的那人,真就一次没来过这儿。”

闻言,男人看着他,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掌柜的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炉火纯青,他当即背后冒出冷汗,一个激灵,立即给跪了下去,并道:“大人,小的不敢说一点假话,不敢对朝廷有半点隐瞒啊!”

那人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他,直让掌柜的脊背发凉内心打鼓。

好一会儿后,那人才收回目光:“哼,谅你也不敢,下去继续守着吧。”

“是,是。”

掌柜的连忙告退,转身而去时心底松了口气,并暗骂不止:‘码的,还特么要留在这儿?好吃好喝招待不止,还要给孝敬,还要挨骂,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引来这煞星王八蛋,生儿子没屁眼儿的腌臜货...’

那人当然听不到掌柜的心里话,能的话现在估计活劈了掌柜的心都有了。

自屋子里只剩下一人后,那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三家钱庄,守了十几天,却连乱党的一根毛都没逮到!

这不由让他内心中生出一种预感:难道是推算有误?

不会呀,那乱党不拿他们身上的银票还好,既然拿了,岂有不来兑取之理?

这世上没人不爱财,他难不成是拿回去当纸烧吗!

他若怕有意外,那叫个人来兑,自己藏于背后也是条路子啊,这种办法都想不着么?

一时间,男人为‘乱党’的蠢笨而咬牙切齿。

最新小说: 剑气凌霄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我在诸天找祥瑞 上古继承者 魔法地牢冒险者 血炼魔天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