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服务小说 > 科幻灵异 > 俗主 > 第19章 你带身份证了么?

第19章 你带身份证了么?(1 / 1)

灶王爷挂坠,增加事件触发率。

意外,也是事件。

周八蜡以前都是被动去接受灶王爷挂坠的效果,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去主动影响,怎么说呢,效果惊人。

商场吊灯坠落的意外不是意外,是因为带着灶王爷挂坠的周八蜡这个事件触发体影响,所以才会掉下来,效果堪比死神来了。

当然了,限制也有,毕竟事件的触发体是周八蜡,旁边人只是会被累及遭殃,所以他想用这招也得是当自爆卡车,自己先以身犯险。

就像这次,别看他坠个吊灯,把冉秋然她爸吓得够呛,其实他自己才是身处危险正中心的,冉秋然他爸只是个添头。

啧啧,以后这种事可不能常干,属实有点太吓人了,操作不好自己就凉了。

周八蜡心里默默把这招封印进压箱底,不到非常时刻,还是别轻易使用。

冉秋然她爸吓傻在原地,周八蜡趁机叫着冉秋然和燕儿姐走了,甩开麻烦,换个地方。

周八蜡看时间不早,问她们去哪吃晚饭,冉秋然惊魂未定,抓着周八蜡胳膊不撒手,还是燕儿姐说订了个日料店,正好过去。

一直到了店里坐下,喝了杯热水,冉秋然才缓过劲儿来,再看周八蜡正没心没肺的闷头干饭,嘴里一口塞着三个寿司在那嚼。

吃吃,就知道到吃,冉秋然瘪瘪嘴,黑丝小脚蹬着高跟鞋,在桌底下忿忿的轻踢了周八蜡腿一脚。

踢我干嘛?周八蜡一脸莫名其妙。

他拿过一盘寿司询问,你也要吃?冉秋然心说懂不懂啊你,拿眼睛狠瞪他,周八蜡不理解,心说毛病,不吃我吃,又自顾自吃起来,冉秋然气结,伸手去他盘里抢,周八蜡说没治了,给你又不吃,非得抢我盘子里的。

俩人打打闹闹,燕儿姐在旁边看着俩人的小动作,捂嘴直乐。

后边周八蜡去卫生间,桌上就剩燕儿姐和冉秋然,冉秋然这时候经过和周八蜡打闹缓和了先前的揪心,已经恢复过来了,胃口大开,腮帮子塞的鼓鼓囊囊,跟个小仓鼠似的。

燕儿姐笑吟吟看着她,说道:

“秋然,行啊你,本事了,现在挑男人的眼光不错啊。”

咳咳,冉秋然给说呛到了,赶紧喝点水,捶胸顿足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

“谁啊?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罢了。”

“喔哟,要不我给你看看你刚才的样子?”

燕儿姐拿出手机来,播放视频,竟然是刚才一路上拍的,视频里冉秋然满脸揪心的死死抓着周八蜡不撒手,那小眼神儿快哭了。

“啊啊啊!”冉秋然感觉自己快社死了。

燕儿姐笑呵呵的看着她,年轻真好啊,自己当年也是这样的,上学那时候,曾经也有这么个人,让她牵动心弦,只是可惜,人生总是充满遗憾。

她如今是看开了,日子总要向前,只是她希望遗憾不要在冉秋然身上重演。

“你那个性格,燕儿姐还不了解么,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明明想要却害臊不敢说,我跟你说,真有心就牢牢抓住,别跟你燕儿姐是的,半吊子的错过以后,才想起后悔。”

燕儿姐传授着冉秋然人生经验,年轻人听着害臊的点头,小声嗯了声。

哦对了,燕儿姐想起来了,翻了翻包里,拿了个东西给冉秋然,冉秋然还奇怪是什么,接过来一看,脸唰的一下通红。

“燕儿姐!!!”

“拿着,年轻人,注意安全。”

冉秋然把东西随手塞进口袋里,脸色发烫的根本不敢多看,但是眼神飘忽,脑子里已经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直到周八蜡回来,在日料店吃完晚饭,燕儿姐又提出要去ktv唱歌,周八蜡心说女人玩起来是真不嫌累啊,这都玩一天了。

反正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燕儿姐才说玩尽兴了,冉秋然开车给她送回家去了。

再之后,就是冉秋然和周八蜡回学校,车开前,周八蜡见冉秋然瞪着自己不动,心领神会,自觉点提出来道:“回去我开吧。”

“你早该说了。”冉秋然下车过来和副驾驶的周八蜡交换位置。

真当女人铁打的逛一天街不累啊,何况冉秋然还为了漂亮作死穿的高跟鞋,现在腿酸的不行,要不是顾及在周八蜡面前的形象,她都想拖了鞋把脚抬到座椅上歇歇。

周八蜡打火启动,开车上路。

夜色宁静,车灯照着前路,行车稀少,毕竟晚上十一点多了,城市已经开始缓缓入睡,车里男女两人,一切都很安静。

“下午那是我爸。”

冉秋然说了一句。

“嗯。”

周八蜡嗯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我八岁那年,我爸因为在外边烂赌,欠了钱,我家被黑社会拿着棍子堵门,我妈吓出了心脏病,进了医院。”

“那之后,我家就再没有过一天安生日子,我耳边永远响着赌债和钱,我家卖房帮我爸还了赌债,本来以为能从这场恶梦里脱身,但他又去赌了。”

“我从初中那时候就天天想着怎么搞钱,给班里同学倒卖过小零食,高中以后找了些零工,后来有了些机遇,在网上,”

“高中那时候是我过的最艰难的时候,但当时我在网上遇到了个人,是他帮我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日子,我们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有联系,他帮了我很多,甚至我现在的成就,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的功劳。”

冉秋然坐在副驾驶上,转头看了看周八蜡,张口像是想告诉他点什么,但是……

吱呀,周八蜡一踩刹车。

“没油了,加个油。”

冉秋然这才发现,车都开进加油站里来了,得,这么一脚刹车,氛围全没了。

加完了油再开上路,刚才酝酿的感觉也丢个一干二净,半点找不回来了,冉秋然气的直咬牙,这话题今天是说不下去了。

当然了,就像性情之事是两回事,性情中人也是两种人。

冉秋然眼神飘忽,明显心虚的说道:

“咳,十一点多了,宿舍楼关门了,咱现在回去宿舍阿姨得给记名字批评了。”

周八蜡疑惑道:“你在宿舍连猫都能养,你还怕这个?”

“啧,一码归一码,我这学生干部总带头破坏纪律,那多不好啊。”

周八蜡心说你还知道?权利滔天了都。

“那怎么办?不回去了?”

冉秋然飘着眼神,看似无心问了句:

“你……带身份证了么?”

“哦哦哦!”周八蜡心领神会!

“我知道家网咖!机器特新!”

嘶,冉秋然一时竟然不知道周八蜡是不是成心的,不过就在这时候,周八蜡忽然觉得屁股底下,座位上有什么东西硌着。

他伸手一摸,拿出来看,方方正正的包装里,圆圈圈凸起,十分的有辨识度。

周八蜡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冉秋然。

……

最新小说: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俗主 重生之科技之子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我的末世模拟器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夏花的末世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