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改邪归正(1 / 1)

唯一的一个鸡蛋,他是吃不下去的。

陈霄利索的将鸡蛋夹成了两半,在林氏疑惑的目光中,将其中一半给了林氏,另外一半放到了周玉柔的碗里。

“这,这...”林氏惊得话都说不出来,反应过来时又忍不住想要骂一顿陈霄,鸡蛋这般金贵的东西,怎么能这般浪费。

陈霄哪里不知道林氏的想法,随即道:“娘,我不需要这些。”陈霄紧紧的盯着林氏继续道:“这些日子让您操心了,日后儿子一定听话,好好读书,您受累了,这鸡蛋您吃吧。”

“儿子的一片孝心,您一定要收下。”

听到陈霄这么一说,林氏感动的流下了眼泪,丈夫去的早,自个儿拉扯着儿子女儿长大,这些年的日子过的这般艰难,自个儿是知道的,不上进的儿子如今有了决心,又这般孝顺自己,便是哄她,自己也是高兴的。

她看了看周玉柔的碗里,“儿啊,你的心意娘知道,只是这...”

林氏的话未说完,陈霄就道:“玉柔怀着身孕,孩子需要营养。”孙子对林氏来说有多重要,陈霄是知道的。

听到陈霄这么一说,林氏也放下了心,但是还是想将自己碗里的鸡蛋夹给陈霄,陈霄见状,赶紧拿起碗,大口大口的扒了起来。

一边的周玉柔愣了好久,看了陈霄好几眼,许久才低下头,但是却没吃那半个鸡蛋。

林氏见儿子如此,心中虽然高兴,但是也心疼,许久才道:“你的心意娘知道了。”她看了看周玉柔,“玉柔啊,霄儿给你的,你就吃吧,你怀着孩子,要多补补。”

得到婆婆林氏的首肯,周玉柔这才吃了起来。

一个鸡蛋各自分了一半,让家里的两个女人各有各的想法了。

陈霄吃完饭后,便借口去了书房。

林氏见儿子上进,自是不会阻难,周玉柔平日里很少说话,丈夫读书的事情林氏也不会让她掺和,故此她也是安安静静的目送陈霄离去。

陈霄的书房里书不少,大多是老秀才留下来的,还有一些是自个儿买的,或是从其他地方抄的。

书是金贵的东西,陈霄的书房,以往打扫都是林氏亲自干的,周玉柔更是一次都没进来过。

陈家现在的花费大多是林氏和周玉柔二人绣活赚取的银子,老秀才留下的银钱早已经被原主败光了,从今天晚上的红薯稀饭便可以看出来,陈家如今的生活是多么的拮据。

银钱都是林氏在管着,林氏这些日子甚至动了卖掉一亩地的想法,由此看出,陈家今年的日子会更加难熬。

为此,读书考科举是必然的。

原主虽然混不色的,但是书看的也不少,虽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但依旧是学了不少的东西。

陈霄自个儿本就是重点大学的学生,结合原主的记忆,对这些四书五经也了解了不少。

古代的科举初级考试无非是填词做诗做文章这些,陈霄已经打定主意,今年秋天的考试是一定要参加的,故此,这些四书五经他是一定要全部读好的,还有自己的字更是要好好练的。

想到此处,陈霄来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毛笔随手写了个字,看着泛黄的纸上那不堪入目的毛笔字,陈霄深深的叹了口气。

即使有原主的记忆在,自己的字依旧是写的很丑啊。

笔墨纸砚有多贵,陈霄自是舍不得这般练习自己那丑的不堪入目的字的,而且,若是让林氏看见自己的字变了那么多,定是要生疑的,故此,陈霄打算,从明日起,用毛笔蘸水在桌上练习,待到字写到了一定的火候,再用上白纸。

林氏若是问起,也可说是为了节省家里的花费。

天色黑的很快,陈霄离开了书房,刚要踏进西屋的大门,自个儿才想起,如今他已经不是单身狗一人了。

厨房里已经没有了活计,林氏和周玉柔二人很快收拾好了一切,各自回了房间,农家人自是舍不得点灯的,好在屋里都放了一个炉子,借着微弱的火光,进了屋里的陈霄只见林氏正在床边整理着床铺。

开门的动静让周玉柔微微回头看了一眼,“相公累了吧,时候不早了,妾身服侍您睡下吧。”

说完,周玉柔上前,帮着陈霄解开衣服,看着即将伸到腰间的手,陈霄绷紧了身子,“不,不用,我自己来。”说完,陈霄赶紧后退两步,别扭的解开自己的衣袋。

周玉柔悬在空中的手顿了顿,缓缓道:“好。”

木床不是很大,二人睡在一起刚刚好,陈霄睡在里侧,周玉柔在外面。

夜晚的陈家村静悄悄的,屋子里只能听见耳畔周玉柔平缓的呼吸声,沁人心鼻的清香笼罩着陈霄,作为一个单身二十年的单身狗,身旁睡着一个娇美的女子,还是现在自己身体明媒正娶的妻子时,陈霄有些心神荡漾了。

周玉柔累了一天,早早的睡着了,陈霄便大了胆子,侧着头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周玉柔。

借着屋里的炉子火光,屋外微弱的月光,陈霄看了周玉柔不禁呆住了。

周玉柔的五官很是不错,原主的记忆里,成亲的当晚,陈霄也是被惊艳到了,但是后面的生活硬生生的将周玉柔变成了这个样子,陈霄此时不禁有了一些愧疚,他垂着眼眸,忽然耳畔传来声音。

“相公睡不着吗?”

陈霄身子一僵,周玉柔是什么时候醒的。

“有点,许是白日里睡得太多的缘故。”陈霄随即有了说法,赶紧解释着。

周玉柔微微侧了侧身,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眸好似有了些生气,她看着陈霄道:“相公今日有些不同。”

此时陈霄的内心有些惊慌的,他想用对付林氏的那些话来对周玉柔说一遍,谁料周玉柔道:“相公今日很好。”

周玉柔睡正了身子,不给陈霄解释的机会,幽幽道:“时候不早了,相公若是睡不着也闭着眼睛养神吧,莫要在一直盯着妾身看了。”说完,侧着身子背对着陈霄闭上了眼睛。

最新小说: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 岂言不相思 势不可挡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价萌妻 都市医仙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