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 大爆特爆(1 / 1)

哎呦我去!

不死小强啊?

吴天良眼珠子都差点蹬出来。

刚刚那一下。

闪灵脑袋都砸烂了一半,就这样,居然还能爬起来,着实让他吃惊。

不过。

再次爬起来的闪灵也是油尽灯枯了。

踉踉跄跄。

嗬哧嗬哧的喘息。

完全没了之前的强健。

“我还就不信了。”

吴天良扫了扫庙殿,抓起一个较小的香炉就冲了出去,他就不信,给闪灵脑子锤成烂泥还能活。

恩?

突然,吴天良猛然停住了脚步,心中一跳,抬头望向远方。

动态视觉之下。

一只骨制,大拇指粗细,米长的利箭疾雷闪电般撕破气流。

刹那跨越百米虚空距离,天罚一般带着庞大冲击力,直接射炸了闪灵的脑袋!

砰!

余力不减,

半只骨质箭矢都刺入了厚实的地砖之中,宛如刺豆腐一般轻松,炸起碎石无数,可想而知力道有多大!

噗通!

无头闪灵躯体倒下。

爆出了好几团诱人的尸宝光芒。

打秋风?

吴天良脸色一沉,没心思去看闪灵爆出的东西。

他凌厉目光扫视八方,却没看到弓手在哪,正要吼一嗓子让陈勇他们隐蔽。

砰砰砰!

沉重脚步踏地声响起。

三个全副武装黑色玄甲的重装战士,突然从城隍庙外的一条街道杀出。

三人踏着钢铁脚步声,龙行虎步,带着只看得到眼睛的头盔,二话不说拔刀就砍杀起了外面汇聚的活尸。

铁血的气质。

凌厉老辣的刀法。

互成犄角的作战方式。

掺杂着钢铁脚步声,给人一种打心里的信任,安全感,无坚不摧,明显是军中猛士。

这时候如果再喊一句:“老乡,你们安全了!”

吴天良绝对会认为他们是大夏派来解放明古县的军队。

“大夏镇夜司?”

吴天良皱了皱眉,他视力出众,自然一眼看到四个军士腰牌上的字迹,不由皱了皱眉,想到了很多。

嘶!

就在这时。

动态视觉的后遗症来了。

吴天良感觉像是连续熬了三四天夜一样,头晕眼花,体虚气短,蹲在原地大喘气。

“狗哥,你没事吧?”

一身是血的赵建基等人走了过来,搀扶着吴天良。

“爷,大夏镇夜司的人。”

方琴拍打着吴天良后背,给他顺着气,同时美眸惊讶又疑惑的看着门楼外已经快要解决尸群的三个军士。

以及最后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一个手持虎纹巨弓的第四个军士。

她见多识广,自然是认识镇夜司腰牌的。

只是,镇夜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确切的说。

镇夜司这个朝廷最高监察机构居然还存在。

那岂不是说大夏还没有亡?

莫名的,众人心中都涌起一丝激动。

大夏六百年盛世。

民心无比归顺,认同和信任都超越历史任何一个朝代,大夏在,天就还没有彻底塌,一切苦难地狱终将被镇压。

“你们想多了。”

吴天良望着众人眼中的希望光彩,不客气打击道:“如果大夏还昌盛,体系还健全,不可能只有这四个人来明古县,反而早应该在末世初期就派大军来扫平明古县动乱了。”

大夏是个凡人国度。

镇夜司虽然超然,号称汇聚天下能人异士。

但本质上他们都是普通人。

因此。

从一开始吴天良就没想过大夏能压下这场突如其来的末世,顶多是保持着一些残余抵抗力量。

不过。

镇夜司的出现却让他有些疑惑。

因为。

看这四人的实力和装备。

单独一人出来,都不亚于如今的他。

这就有点反常了。

都是同一起跑线。

他因为道藏商城快速提升才有了如今的实力,这些人又是为什么?

国家机器的助力吗?

这一刻,吴天良心思翻涌,想到了很多。

但他没有细想,这些人镇夜使既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巧合,说不定是直接冲着他们来的。

并且没有恶意。

应该会解答他所有的疑惑。

“哥,他们不会是来抓我的吧?”

陈勇小心翼翼的凑到吴天良耳朵旁说了一句,有些担忧。

他脑子转的不快。

还以为是他们在黑水镇的旧案被镇夜司翻了。

“憨货,什么世道了还管以前的事?”

吴天良脸皮抽搐,白了一眼陈勇,喘匀了气,就向着闪灵尸体走去。

战利品还没收呢。

不得不说。

二代闪灵不愧为精英小boos,杀死之后,一下子就爆出了四团光华。

吴天良怀着开宝箱的激动心情。

搓了搓手一一接触光团。

养身丹一瓶。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直接扔给了方琴保管。

算上之前的,他们已经积累了三瓶养身丹,能够造就十二位凡人顶尖的猛人。

破茧丹一瓶。

打开一看竟然有五枚。

破茧?

吴天良一下子来了兴趣,回味着脑袋里反馈的信息——

破茧丹:良品丹药,服一枚破茧成蝶,鲤鱼化龙,全方位打破人体极限桎梏,三枚可至破茧二阶。

注:极限药效为破茧二阶,二阶后药效减弱。

特异:服之可免疫二代变异种及二代以下尸毒。

免疫尸毒?!

吴天良无视了破茧丹的药效,心脏狂跳,意识死死锁定在特异点之上。

这个药效才是最珍贵的!

别看他打破了两次极限,但面对尸毒,哪怕只是普通的活尸,也不敢被咬,被抓。

之前和闪灵对刚时。

他也正是因为畏惧尸毒,才会畏手畏脚的,只能避其锋芒,争取一击必杀。

若是不怕尸毒,他分分钟就能把闪灵撕了!

如今。

破茧丹的出现。

彻底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

以后哪怕没有兵器,面对变异种,他也能放开手脚干了。

相比而言。

破茧丹对其他人弥足珍贵的破茧效果对他就有些鸡肋了。

他如今已经破茧二阶巅峰。

陈勇他们这帮原始班底,他也不准备让他们以后靠丹药晋升实力。

因为。

不管从哪方面对比。

服用黑潮商店里的进化液破茧后的实力,都要远远高出“尸宝”丹药。

仅仅一型进化液。

就能造就一个破茧二阶,猎杀二代变异种。

这一项,就秒杀了一代变异种爆出的养身丹。

照此推算。

二型进化液,绝对不比这什么破茧丹差!

小心收好破茧丹后。

吴天良又抓向了第三个光团——

黑玉闪魂刀:极品良器,锋可摧金断玉,削铁如泥,纵然百炼精兵,亦不可挡。

特异:持之绝对冷静,实力越强,效果越弱。

“好宝贝,玄铁也不过如此了吧?”

呛啷~

吴天良抽出一米五,苗刀样式,三指宽,好似黑水晶打造的闪魂刀,赞叹连连。

削铁如泥!

那可是武侠小说中玄铁才拥有的锋利。

就这一把刀。

若是和平年代,估计价值连城,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神兵利器!

而且。

有这把刀。

小钢炮二代金刚的防绝对能破了!

二代变异种爆出的主要物品都有特异吗?

同时。

吴天良也注意到了闪魂刀后面的特异。

之前的破茧丹也有。

这说明二代以上的变异种爆出来的东西,都具备一些超凡脱俗的特点。

绝对冷静……

吴天良抚摸着闪魂刀似刀似剑,两面开锋的弯背刀身,水晶般的刀身上倒映出他那好似深井寒潭般幽静的双眸。

绝对冷静。

代表绝对理智。

无法言语表达。

吴天良只能感受到自身大脑清凉凉一片。

杂念不生,欲望不起。

思考事情不受任何影响,冷静得好似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

呛!

收刀入鞘。

从绝对冷静的状态退出来。

这种状态,战斗中确实有大好处,不急不燥,能完美应对各种情况。

但正常情况就大可不必。

人是感情动物,无情无欲,活之无味。

挎好闪魂刀后。

吴天良又迫不及待抓向了第四团光化,同样是一个丹药瓶子。

只不过,里面装的并不是丹药,而是——

生命精元五团:二品精元,服之快速治愈一切非致命伤,生命本质越高,效果越弱。

特异:可作养武大药,服之无视习武给肉体带来的副作用,加快一切良品武学修行进度。

武功?

什么鬼?

吴天良愣了愣。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生命精元应该是类似小说中那些灵气,元气之类的东西。

只是画风有点不对啊。

不是生化末世吗,哪来的武功?

摇摇头。

吴天良还是小心收好精元瓶。

他不会武功,这东西目前也只能当作命悬一线时的救命仙丹使用。

最后。

就是重中之重的道气了。

吴天良深吸一口气,瞥了眼外面快要落幕的战斗,探手接触了闪灵已经干瘪,失去灵性的肉身。

在他眼中。

闪灵肉身之上正氤氲着凝而不散的比一品道气更深邃的黑色道气。

吸收!

道藏商城面板上。

财富一项跳了跳——

“财富:一品道气0.5缕,二品道气2缕。”

两缕?

吴天良神色一震。

这异常的数值让他有不妙的感觉,立马打开了黑潮末世商店。

片刻后。

他叹了口气。

二型进化液的泰坦系列和猎杀者系列的确解锁了。

但价格……

五缕二品道气!

果然没那么简单啊。

吴天良咂了咂嘴,心里倒也能接受。

毕竟一型进化液就能猎杀二代变异种,所需的花费仅仅是四缕一品道气。

照此推算。

二型凑齐应该能猎杀三代变异种。

这种情况下。

如果二型也是每个系列都只需要一缕道气,那简直是在玩破解版了,和白送没区别。

一型进化液。

应该是道藏商城给他这个新手道主的优惠大礼包。

越往后。

就像打游戏一样。

获取装备,经验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哎,狗哥,这玩意的爪子简直是现成的宝刀啊。”

吴天良收好所有战利品。

一旁的赵建基却眼睛发亮,蹲在地上,黑镰刃敲了敲闪灵的爪子。

即便闪灵肉身已经干瘪,似乎所有精华都化作了尸宝。

但它十根爪子依旧要比黑镰刃锋利一些,赵建基用黑镰刃对砍上去,刀锋都出现了缺口。

“给它撬下来。”

吴天良也来了精神,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拔出黑玉闪魂刀,就要把闪灵的所有爪子,连通指骨给挖出来。

这玩意,指骨就是刀柄,每根爪子都是天然的一把宝刀,可遇不可求。

有了这十根闪灵爪子。

他们的整体实力又将飙升一节。

嗤!

哪知,黑玉闪魂刀只是一切,闪灵整个手掌都切了下来,原本当作指骨的刀柄都切了只剩一点。

“我去,你这败家子,闪开我来。”

赵建基一看,心都在滴血,连忙推开吴天良,用黑镰刃小心切割着另一个手掌。

“这……刀太快了。”

吴天良也是面色尴尬。

他没想到闪魂刀竟然锋利到这种程度。

只是微微用力,闪灵一只手连骨带肉就被切了下来,切黄油似的,一下子就废了五把宝刀,也是有些心疼。

铿锵铿锵!

就在这时。

城隍庙外的战斗已经结束。

四个穿着钢铁重甲,全副武装,身上一滴血都没粘上的镇夜使迈着沉重有力的步伐走了进来。

领头最魁梧的将士取下头盔,抱在怀里,露出一张正气的国字脸,铿锵有力道:“各位义士,鄙人大夏镇夜司,广庆府分司黑牌小旗队长卢雄,这几位是我的同僚。”

小旗。

这是镇夜司官职最小的镇夜使。

手下顶多五人。

往上就是正副百户,千户,各州镇抚使,皇城总指挥使,以及一些各个职位身旁的同知,文员之类的。

不过。

镇夜使的职位不能和军政体系内的换等。

比如,吴天良他们眼前这位小旗卢雄,严格来说只是七品小官,和一个小县知县一样。

但一些特殊情况下。

知府大人都得看卢雄这个七品小旗脸色,这就是和平时期镇夜司超然的地方。

不过。

面对卢雄这个位高权重的镇夜使。

吴天良却只是回头点头说了一句:“哦,知道了,外面的事,多谢了。”

态度淡然,不卑不亢。

没有惊喜,更没有热情。

因为。

直觉告诉吴天良,这群突然出现在明古县的镇夜使找上他们肯定没什么好事。

说不好就是来抓壮丁的。

如今乾坤已乱,他吴天良只想自己称王称霸,可没有为大夏抛头颅洒热血的觉悟。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